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GXSDmall 购物(集成了淘宝、京东、拼多多)
查看: 141|回复: 2

[典籍选注] 解玉峰 编著:花间集笺注 汇校汇注汇评,DJVU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4-26 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书名: 花间集笺注
  • 作者: 解玉峰 编著
  • 丛书: 中国古典诗词校注评从书
  • 页码: 348
  • 书籍格式: DJVU 
  • 出版时间: 2018
  • 书籍大小: 8
  • 书籍清晰度: 清晰版 300dpi或者同等效果
  • 书籍便利度: 无书签
  • 书籍完整性: 完整
  • 书籍内容提要:
  • 发布书籍帖子提醒: 确认标题符合要求【作者:书名,格式】,比如孔子:论语,PDG。确认已经用所属丛书名称检索,没有重复上传。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2-4-26 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简介
      《中国古典诗词校注评丛书:花间集笺注(汇校汇注汇评)》是我国五代十国时期编纂的一部词集,也是我国文学史上的第1部词集,由后蜀人赵崇祚编辑。收录了温庭筠、韦庄等18位花间词派诗人的500首经典作品,集中而典型地反映了我国早期词史上文人词创作的主体取向、审美情趣、体貌风格和艺术成就。
      《中国古典诗词校注评丛书:花间集笺注(汇校汇注汇评)》集中之词多为冶游享乐之作,风格以婉丽柔靡为主,语多浓艳。风格香艳的“花间词派”即由此形成,对后世影响甚大。
      《中国古典诗词校注评丛书:花间集笺注(汇校汇注汇评)》据最接近原著原貌的明正德辛巳(1521)覆刻本进行整理。编者对每首作品进行校勘、注解,对创作背景及题旨进行简说,汇辑历代诗词评家对作品的评点。



    目录
    花间集卷第一
    温庭筠五十首
    菩萨蛮十四首
    其一(小山重叠金明灭)
    其二(水晶帘里颇黎枕)
    其三(蕊黄无限当山额)
    其四(翠翘金缕双鸂鶒)
    其五(杏花含露团香雪)
    其六(玉楼明月长相忆)
    其七(凤皇相对盘金缕)
    其八(牡丹花谢莺声歇)
    其九(满官明月梨花白)
    其十(宝函钿雀金鸂鶒)
    其十一(南园满地堆轻絮)
    其十二(夜来皓月才当午)
    其十三(雨晴夜合玲珑日)
    其十四(竹风轻动庭除冷)
    更漏子六首
    其一(柳丝长)
    其二(星斗稀)
    其三(金雀钗)
    其四(相见稀)
    其五(背江楼)
    其六(玉炉香)
    归国遥二首
    其一(香玉)
    其二(双脸)
    酒泉子四首
    其一(花映柳条)
    其二(日映纱窗)
    其三(楚女不归)
    其四(罗带惹香)
    定西番三首
    其一(汉使昔年离别)
    其二(海燕欲飞调羽)
    其三(细雨晓莺春晚)
    杨柳枝八首
    其一(宜春苑外最长条)
    其二(南内墙东御路旁)
    其三(苏小门前柳万条)
    其四(金缕毵毵碧瓦沟)
    其五(馆娃宫外邺城西)
    其六(两两黄鸸色似金)
    其七(御柳如丝映九重)
    ……

    花间集卷第二
    花间集卷第三
    花间集卷第四
    花间集卷第五
    花间集卷第六
    花间集卷第七
    花间集卷第八
    花间集卷第九
    花间集卷第十

    附录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22-4-26 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序言
      五代后蜀人赵崇祚在后蜀广政三年(940)编辑的《花间集》,为近千余年来影响非常大的一种文学选本。现在学术界流行的看法认为《花间集》是最早的一部文人“词集”。但这一看法可能有很大问题。
      一、《花间集〉是怎样性质的一本书
      从现存史料看,直至北宋熙宁年间(1068-1077)以后,也就是苏轼等著名文人开始从事词的写作以后,“词”作为一种文字有别于“诗”的观念在一些文人那里才渐渐产生。这也就是说,“词”作为一种文字或文体,其产生或早在隋唐,但人们词体观念的产生却滞后很多。在这样的情况下,后来人当然可以按照后来的观念追溯其历史,将词体溯源隋唐或更早当然是可以理解的。但这里便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诗”“词”区分的标准究竟何在?
      中国古人一般都缺少严格的“概念”或逻辑意识,其所谓“词”大多含混笼统,所以明清人普遍将《花间集》视为“词集”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处于现代学术环境下的今人,对“诗”“词”不得不有严格的界定和区分。近百年来最流行的观念是以“燕乐”作为区分诗、词的标准,故有“词起源于燕乐”之说。说起来,这也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对于一般读者而言,“诗”“词”的区分当然是在文字形式或文体,但许多词学专家却违反常识,众口一声地说:不,“燕乐”才是“诗”“词”区分的关键。
      “燕乐”又名“宴乐”,顾名思义即宴间所用之乐,自先秦至隋唐、乃至晚清无不有之,其本身的纷繁及变迁使得“燕乐”无法形成概念性界定。从音乐实际来说,(词学家们最关注的)“隋唐燕乐”今日留存的史料极其匮乏,特别相对于近千词调的研究而言。
      从歌曲的“文辞”与“音乐”的关系看,同一种文字或同一体裁的文字可用完全不同的音乐去呈现。如最著名的传为抗金名将岳飞所作〔满江红〕(怒发冲冠),其在南宋传唱时与抗日战争以来国人普遍传唱的《满江红》歌谱必有相当大的差异。反过来,同一乐谱可以用来传唱不同题材类型的文字,唐代著名伶人刘采春能以〔望夫歌〕调遍唱“当代才子所作”的120首诗,其中有五言,也有六言和七言诗(范摅《云溪友议〉)。这充分说明:“文辞”与“音乐”并不存在必然的对应或隶属关系。也因此,论词完全可专就其“文字”或“文体”,而不及“燕乐”,特别是在极端缺乏“燕乐”实际史料的今日。
      故在我们看来,谈论“诗”“词”的区分,还是应回到“常识”:从“文字”或“文体”人手,而不必牵扯到“燕乐”,模棱两可,自乱体系。
      洛地先生对“词”的界定是“格律化的长短句韵文”,按照这样的界定,《花间集》中很多作品当然可认定为“词”,但也有相当多作品显然仍应归为“诗”。
      《花间集》从文字形式来看大多属于杂言,但也有少数为齐言。这些“杂言”是否皆为“词”(格律化的长短句韵文),我们姑且不论。我们现在主要讨论其中的齐言文字。《花间集》中的齐言类文字又可分为两种情况:
      一是〔浣溪沙〕、〔玉楼春〕两曲调下的七言古体诗54首,其中以〔浣溪沙〕为题者48首,每首七言六句,以〔玉楼春〕为题者6首,每首七言八句。从格律来看,这54首每句皆为律句(第二、四、六字平仄相对),但句间、联间无“对”“粘”的组合关系,与一般近体诗明显不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学数典 ( 京ICP备2022012181号 )在线客服

    GMT+8, 2022-6-28 23: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