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75|回复: 27

[已解决] 【语言文字学】请教《夷坚志补》的翻译问题(6)【感谢EVG2suns99、shaoshi、wen2th、momo5269诸君】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5-2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jzjjxy 于 2021-5-4 08:46 编辑

夷坚志补卷七直塘风雹
时五月十三日,天清无云,午后大风忽从西北起,……将仕君惊怖之际,一木堕于旁,折其臂。相近项氏,亦失台衣千缗。是日黄昏,县中风雷继作,王氏失钱八千缗,杜氏失千缗,人闻钱飞空有声,已而散落于地上及军营者甚多。
【台衣】?

叶三郎
绍兴三年,市民胡鍮匠以艺游刘门,
【鍮匠】?

卷九衢州郡厅疑冢
衢州厅事下,土势隆起,篠木丛生,相传以为古冢。旧有碑,其文云:“五百年刺史,为吾守墓,前后相承,莫敢慢视。”绍圣元年,齐安孙贲公素为守,问于左右,以是对,命毁焉。阖府官吏大恐,叩头谏止。孙曰:“藉令土中有贤者骨,亦当以礼法迁之。”乃自为文以祭,而唤卒刬除,斸深丈馀,了无他异,但二石峰,长五六尺,坚瘦绀润,大木根盘踞其下,群疑涣释,石上刻云:“乾符五年五月安于此,押衙徐讽龙山起砦处得二石。刺史季某题。”又刻云:“开宝七年十月二日,重叠峨眉山于厅事前郡斋文会阁,移季公之石安置于此。刺史慎知礼题。”孙徙石置南园清泠堂下。蓋自季公得石,至慎公之移石,凡八十七年;自慎公至孙公之出石,又百二十有一年,不知冒称古冢自何年也!孙咄嗟为之,以破无穷之惑。张芸叟赋诗曰:
  芝兰虽好忌当门,何况庭前恶土墩。
  畚锸才兴双剑出,狐狸尽去老松蹲。
  百年守冢真堪笑,一日开轩亦可尊。
  安得掷从天外去,城都石笋至今存。
【一日开轩亦可尊】把大土堆清除,叫“开轩”?
【安得掷从天外去】这句想表达什么?

卷十二傅道人
傅目昏多泪,客教取生熟地黄切焙,取椒去目及闭口者微炒,三物等分,炼蜜为丸,每五十丸空心服,以盐米汤饮下之。
【取椒去目及闭口者】?

蓑衣先生
何蓑衣先生,淮阳朐山人。……王道运干妻胡氏病,梦何来,手擘面皮,莹白如玉,面部方正,碧眼丹脣,著白衣,宛类北斗相。
【手擘面皮】?

蓑衣先生
其七曰:
  寥寥香散绿沉风,野地清闲到处风。
  买得四窗今夜月,这回认取主人翁。
【绿沉风】?

卷十三蔡司空遇道人
蔡元长以司空作相,……靖康初,胡骑犯阙退,蔡自雍州还都,欲陈御戎策,为谏官御史所攻,谪官分司。……京尹聂山促其行甚峻,从隶僮奴,十去八九,亦无车舆,仅顾一旧竹轿,载往城西。适膝系中绝,仆于地,主仆相视恸哭,
【蔡自雍州还都】蔡京怎么跑到雍州去了?
【适膝系中绝】膝系?

燕道人
燕道人者,静海县人。幼入州城,被酒宿望仙桥下,恍若有遇,自是率意狂言,浪游江淮,麻衣樵髻,不事修饰。后归故乡,有好事者与之寸帛尺布,必联缀之,衣上重叠鬅鬙,虽盛暑不易。
【全宋笔记本作   必联缀之衣上,重叠鬅鬙】鬅鬙跟衣服有什么关系?


高安赵生
苏曰:“所游何处?”曰:“吾尝至泰山下,所见与世说地狱同,君若见之,归当不愿仕矣!”苏问何故,曰:“彼多僧与官吏,僧踰分,吏坏物故耳。”
【吏坏物】这里是说人世间的和尚、官吏没有好东西,“坏物”怎么翻译合适?

卷十六王武功山童
汝服事我十个月,备认勤谨,我亦抚息,何为不告而去?
【备认】?

处州山寺
处州缙云县近村一山寺,处势幽僻,有闽僧行脚到彼,憩于且过堂。经数日,当斋时,不展钵开单,寺僧邀茶,语之曰:“堂中独卧,无恐怖乎?且何以不索食?”
【展钵开单】开单?

谢谢。
发表于 2021-5-2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www.sohu.com/a/348646412_120044748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21-5-2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aoshi 于 2021-5-2 11:32 编辑
夷坚志补卷七直塘风雹
相近项氏,亦失台衣千缗。是日黄昏,县中风雷继作,王氏失钱八千缗,杜氏失千缗,人闻钱飞空有声,已而散落于地上及军营者甚多。
【台衣】?
  由《水心集·故宝谟阁待制知平江府赵公墓铭》及《柴氏四隐集·道州台衣集自叙》来推断,“台衣”是“旧衣”(二手衣服,可能需要改造再出售)。用旧衣改造作为喜剧服装的“台衣”太短而引人发笑,称为“道州台衣”。

集部,別集類,南宋建炎至德祐,水心集,卷二十三
故寳謨閣待制知平江府趙公墓銘
改建康府推官郡議復台衣税,公言地為桑,既税之;桑為絲,絲為帛,又皆税之。帛為衣,且故敝矣,又可税乎!
按:见《全宋文286》359。

集部,總集類,柴氏四隱集,卷一
道州台衣集自叙
道州台衣云者,短而不佳之謂也。台衣可著,道州者不可著。台衣可賣,道州者不可賣。不可著不可賣,謂之短而不佳也。亦宜侏儒著戯衫,俳優曵練裙,觀者適以捧腹。余詩類是,故曰台衣。
按:见《全宋文347》308。

集部,別集類,南宋建炎至德祐,秋堂集,原序
道州台衣詩集原序
按:同上《道州台衣集自叙》。







发表于 2021-5-2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叶三郎
绍兴三年,市民胡鍮匠以艺游刘门,
【鍮匠】?
  “鍮匠”大概就是“铜匠”。范文澜、蔡美彪等《中国通史》第四编第二章第八节:“南宋时铜矿减少,主要依靠黄铜(又称鍮石)生产。”

《汉语大词典》
【鍮石】
    (1)指天然的黄铜矿或自然铜。《太平御览》卷八一三引三国魏钟会《刍荛论》:“莠生似禾,鍮石像金。” 《隋书·西域传·女国》:“出鍮石、朱砂、麝香、牦牛、骏马、蜀马。”明宋应星《天工开物·铜》:“凡铜砂,在矿内形状不一,或大或小,或光或暗,或如鍮石,或如姜铁。”
    (2)指铜与炉甘石(菱锌矿)共炼而成的黄铜。唐元稹《估客乐》诗:“鍮石打臂钏,糯米吹项璎。”明李时珍《本草纲目·石三·炉甘石》<集解>引崔昉曰:“用铜一斤,炉甘石一斤,炼之即成鍮石一斤半。”范文澜、蔡美彪等《中国通史》第四编第二章第八节:“南宋时铜矿减少,主要依靠黄铜(又称鍮石)生产。”




发表于 2021-5-2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得掷从天外去。”是指把土墩去除。表达的是:去除守冢的迷信思想,二石峰的真相才得出现在世人面前。
发表于 2021-5-2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aoshi 于 2021-5-2 13:51 编辑
蓑衣先生
何蓑衣先生,淮阳朐山人。

  何蓑衣名何中立,《宋人传记资料索引》有小传。《宋史》称为“莎衣道人”。

  改正梦远版的一个错字:野地清闲到处风-->野地清闲到处逢。

  《傳索》:“七畫/何/何中立:號莎衣道人,淮陽昫山人。避亂渡江,嘗舉進士不第。後居平江,棲天慶觀內,人問休咎輒奇中,乞醫,命持一草去,旬而愈。孝宗嘗召之不赴,賜號通神先生。慶元六年卒。[何真人事實,江蘇金石志13/44下;宋史462/16;宋史新編181/15;南宋書65/2下;史質87/戌81;吳中人物志11/12;全宋詞2/1249]”
  《宋史》卷462:“莎衣道人姓何氏,淮陽軍朐山人。祖執禮,仕至朝議大夫。……遂賜號通神先生。”

发表于 2021-5-2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omo5269 于 2021-5-2 13:57 编辑

【鍮匠】
铜匠
鍮=黄铜矿或自然铜。

【一日开轩亦可尊】
本意是开窗。可以指(使)敞亮。

【取椒去目及闭口者】
取椒,去目及闭口者,微炒
取出蜀椒(川椒),选择去除小粒、开口闭合的一起微炒。
去目及闭口=去除里面小粒(种子),小火把开口炒的闭合。者,也就是指这样加工过的椒。

【手擘面皮】
用手撕开面皮
擘≈剖,而前后文相貌不一致。

【绿沉风】
这里也许是说竹间或者林间。当然这只是直觉。
绿沉≈浓绿,香散≈烧香

【必联缀之衣上,重叠鬅鬙】
鬅鬙=散乱 描述而已

【吏坏物】
坏物≈败坏事物
踰分=逾越本分。而物的含义广泛,坏事、损物都可以,故用事物

【备认】
备认≈完全认识到了
备=完全、皆 认=感觉、看作 可参考《回孙何谢秘书丞直史馆京西转运副使启》

【展钵开单】
开单=出示度牒。
挂单时候出示衣单行李,这里的单应该是度牒。度牒是长方形纸绢,多半折叠。



发表于 2021-5-2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21-5-2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21-5-2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21-5-2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蓑衣先生
其七曰:
  寥寥香散绿沉风,野地清闲到处风。
  买得四窗今夜月,这回认取主人翁。
【绿沉风】?

  何蓑衣诗亦见《吴都文粹续集补遗》卷上。“绿沈”(浓绿色)指“绿树”。“绿沈风”犹言“绿树风”。无名氏诗:“杳杳莺啼绿树风,夕阳洲渚乱残红”。

集部,總集類,吳都文粹續集,補遺卷上
明錢榖撰
蓑衣眞人何中立詩
其四
寥寥香散綠沈風,野地清閒到處逢。買得四窗今夜月,這回認取主人翁。

集部,別集類,金至元,清閟閣全集,卷十二
無名氏
杳杳鶯啼緑樹風,夕陽洲渚亂殘紅。

《汉语大词典》
【綠沈】亦作“綠沉”。
    (1)濃綠色。《太平御覽》卷七○二引晉陸翽《鄴中記》:“<石虎>用象牙桃枝扇,其上竹或綠沈色,或木蘭色,或作紫紺色,或作鬱金色。”唐皮日休《公齋四咏·新竹》:“一架三百本,綠沈森冥冥。”
    (2)凡器物之濃綠或被漆、染為濃綠色者常冠以“綠沈”。晉王羲之《筆經》:“有人以綠沈漆竹管及鏤管見遺,錄之多年。斯亦可愛玩,詎必金寶雕琢,然後為寶也。”南朝梁簡文帝《旦出興業寺訓詩》:“吳戈夏服箭,驥馬綠沈弓。” 《南史·任昉傳》:“<任昉>卒於官……武帝聞問,方食西苑綠沈瓜,投之於盤,悲不自勝。”唐杜甫《重過何氏》詩之四:“雨抛金鎖甲,苔臥綠沉鎗。”



发表于 2021-5-2 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21-5-2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卷九衢州郡厅疑冢
张芸叟赋诗曰:
  芝兰虽好忌当门,何况庭前恶土墩。
  畚锸才兴双剑出,狐狸尽去老松蹲。
  百年守冢真堪笑,一日开轩亦可尊。
  安得掷从天外去,城都石笋至今存。
【安得掷从天外去】这句想表达什么?
  张芸叟即张舜民,《宋史》有传。《宋史》卷347:“张舜民,字芸叟,邠州人。……舜民慷慨喜论事,善为文,自号浮休居士。”

  “城都石笋至今存”据《全宋诗》,当作“成都石笋至今存”。参看下面所引的网文《“成都石笋”究竟是什么?杜甫曾深入研究,现代专家百思难解 》。

  “安得掷从天外去”用杜甫《石笋行》:“安得壮士掷天外,使人不疑见本根。”希望毁掉妖异,破除迷信。


《全宋诗》
張舜民
孫賁知衢州去疑冢以其所得雙石作堂乞詩
七言律詩,上平聲,押十三元韻,位于第 14冊,第 9680頁
芝蘭雖好忌當門,何況庭前惡土墩。
畚鍤才興雙劍出,狐狸盡去老松蹲。
百年守冢真堪笑,一日開軒亦可尊。
安得擲從天外去,成都石筍至今存。

《增订注释全唐诗2》62
杜甫《石笋行》:“安得壮士掷天外,使人不疑见本根。”
石笋在成都西门外,二株双蹲,一南一北。陆游曰:“其状不类笋,乃累石为之。”

“成都石笋”究竟是什么?杜甫曾深入研究,现代专家百思难解
搜狐,2020-12-05
(略)
  《成都记》中记载:
  距石笋二三尺,每夏六月大雨,往往陷作土穴,泓水湛然。以竹测之,深不可及。以绳系石而投其下,愈投而愈无穷。凡三五日,忽然不见。嘉祐春,牛车碾地,所陷,亦测而不能达。父老甚异,故有海眼之说。
  石笋之地,雨过必有小珠,或青黄如粟。

  这段记载中讲了三件事。
  第一:每年夏天下雨,石笋周围一米左右方圆,会突然形成水坑,过几天水坑就会消失不见,重点是:水坑深不可测!
  第二:北宋嘉佑年间,一辆牛车经过,地面突然裂开,牛车陷入,地裂形成的大洞同样深不可测。
  第三:每次下雨,石笋周边都会冲出青黄色的小珠,无人知晓这珠子是何物。
(略)
https://www.sohu.com/a/436458561_182897



 楼主| 发表于 2021-5-2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jzjjxy 于 2021-5-2 15:38 编辑
momo5269 发表于 2021-5-2 13:45
【鍮匠】
铜匠
鍮=黄铜矿或自然铜。

【手擘面皮】
用手撕开面皮
擘≈剖,而前后文相貌不一致。


这倒没想到,莫非是电影中的镜头——  一个叫花子用手撕下丑脸,成了英俊小生?或者是孙悟空一抹脸,变成人了?
我以为 手擘 是形容词呢。







点评

后面对脸的形容不符合前文的描述,只能这么想了。  发表于 2021-5-2 15:43
发表于 2021-5-2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21-5-2 19:4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不懂。
找到一个视频,钵有个盖子,盖子上面平常用布遮着,乞食的时候,先把盖布揭开,再拿下盖子。
开单,莫非是说揭开盖布?
https://haokan.baidu.com/v?vid=2 ... thor&type=video

发表于 2021-5-2 2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aoshi 于 2021-5-2 20:45 编辑
sjzjjxy 发表于 2021-5-2 19:45
看不懂。
找到一个视频,钵有个盖子,盖子上面平常用布遮着,乞食的时候,先把盖布揭开,再拿下盖子。
...
  “钵单”看来是垫钵的布。“开单展钵”(或“展钵开单”)似乎是摊开“钵单”,把钵放在布上。有一套详细的仪式,在过程中不能发出声响。

  《夷坚志》的“展钵开单”意为:和其他僧人一起在斋堂用餐。


禪關策進
開單展鉢,拈匙放箸。

禪林備用卷之十
次展鉢單,仰手取鉢,安單上。

重雕補註禪苑清規
先以兩手開鉢單覆右手,把向身單緣蓋鉢盂上,即仰左手取鉢安單上。

佛教成语汇编_百度文库
钵多是铁制或陶制的,使用时用厚纸折叠的“钵单”为垫藉物。
https://wenku.baidu.com/view/92457b4e2e3f5727a5e96270.html


点评

《行年杂记》  发表于 2021-5-2 21:10
请问一个别的事情,钱丕《行年杂纪》是不是失传了?  发表于 2021-5-2 21:07
发表于 2021-5-2 2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一个别的事情,钱丕《行年杂纪》是不是失传了?
  失传了。除了洪迈,似乎没人看过。提到这本书的两个宋朝人都是引洪迈的。

  《容齋隨筆》四筆卷10《親王回庶官書》:“又得錢丕《行年雜紀》云:昇王受恩命,丕是時為將作少監,亦投賀狀。”


  《容齋隨筆》四筆卷10《責降考試官》:“此事見於錢丕《雜紀》。”
发表于 2021-5-2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补充“吏坏物”,物,事也,也隐含有“规则”的意思。如《诗经》:“天生蒸民,有物有则。”
发表于 2021-5-3 0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EVG2suns99 于 2021-5-3 07:35 编辑
sjzjjxy 发表于 2021-5-2 19:45
看不懂。
找到一个视频,钵有个盖子,盖子上面平常用布遮着,乞食的时候,先把盖布揭开,再拿下盖子。
...

那是鉢囊






這視頻裏看來像是黑色塑膠布(06:20左右)
https://www.google.com.tw/url?sa=t&rct=j&q=&esrc=s&source=video&cd=&cad=rja&uact=8&ved=2ahUKEwjPzMSykazwAhWdyIsBHYyhALcQtwIwAHoECAMQAw&url=https%3A%2F%2Fwww.**.com%2Fwatch%3Fv%3D9VM3bjPYhH0&usg=AOvVaw23VauD4fbya9wSbmWgN0ep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21-5-3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卷十三蔡司空遇道人
蔡元长以司空作相,……靖康初,胡骑犯阙退,蔡自雍州还都,欲陈御戎策,为谏官御史所攻,谪官分司。
【蔡自雍州还都】蔡京怎么跑到雍州去了?
  以《宋史》核之,蔡京应该是从福建老家前往京城,没理由在雍州。《夷坚志》所根据的原始资料大概不可靠。

史部,正史類,宋史,卷四百七十二
蔡京,字元長,興化仙游人。……京亦致仕……京不得已,以章授貫。帝命詞臣代為作三表請去,乃降制從之。欽宗即位,邊遽日急,京盡室南下,為自全計。天下罪京為六賊之首,侍御史孫覿等始極疏其姦惡。

发表于 2021-5-3 14: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卷十三蔡司空遇道人
仅顾一旧竹轿,载往城西。适膝系中绝,仆于地,主仆相视恸哭,
【适膝系中绝】膝系?
  “竹轿”大概是在两条竹竿之间放一个坐兜,坐兜绑在竹竿上。我估计是“旧竹轿”绑坐兜的绳子断了,所以蔡京跌了个狗吃屎。

  “膝系”也许是专门名词,或者有错字。


史部,正史類,宋史,卷一百五十
肩輿……其制正方,飾有黄、黑二等,凸葢無梁,以蔑席為障,左右設牖,前施簾舁,以長竿二,名曰竹轎子,亦曰竹輿。

《中国博物别名大辞典》
竹轿        
一种有座而无轿厢的轻便抬轿。用竹做抬杠,或以竹编制,故名。多用于山路。《红楼梦》第五十回:“远远见贾母……坐着小竹轿,打着青绸油伞,鸳鸯、琥珀等五六个丫鬟,每人都是打着伞,拥轿而来。”【别名】山轿

《汉语方言大词典·第二卷》
竹轿        
<名>滑竿,一种旧式交通工具。闽语。福建厦门。

《陕西民俗》
滑竿        
滑竿也是一种交通工具,盛行于陕南秦巴山区。滑竿是用竹子制成的,将一排竹片用绳子串起来,编成软床,绑在两根较粗的长竿上,前后两端各横绑一截短竹竿,作为抬杠。软床前面垂吊一木板当做脚踏板,后边支一个靠枕,人在软床上可坐可卧。滑竿全用光滑的竹竿扎成,所以叫做滑竿。

《四川民俗》
滑竿         
是一种轻便的代步工具,制作简便。先用两根长3米左右的斑竹,于两端各横扎一近60厘米长的短棍作为抬肩,中间用两根绳索将若干长近60厘米的竹片编扎成排,其形如“简”,两端前低后高分别系两长竿之上,供人坐卧,前面下部系一横棒,供踏脚之用。冬季在竹排上垫以被子。




 楼主| 发表于 2021-5-3 18: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jzjjxy 于 2021-5-3 18:22 编辑
shaoshi 发表于 2021-5-3 11:45
  以《宋史》核之,蔡京应该是从福建老家前往京城,没理由在雍州。《夷坚志》所根据的原始资料大概不可靠 ...

卷十三蔡司空遇道人
靖康初,胡骑犯阙退,蔡自雍州还都,欲陈御戎策,为谏官御史所攻谪官分司


三朝北盟会编卷三十九
靖康中帙十四。
起靖康元年二月十六日壬子,尽十八日甲寅。
十八日甲寅蔡京责授中奉大夫秘书少监分司南京致仕河南府居住。
侍御史孙觌等臣寮上言……且京被遇三朝父子祖孙为三公者二人亲执政者三人登禁从者亡虑十数名园甲第僭拟宫省袍带之宠下逮童稚犬吠非主尚怀糠核之恩顾京所蒙何以论报一闻边陲有警。而京尽室数百辈治舟楫、拥宝资。一夕遁去。君父恂然。坐围城中。无一人有同患难之思。掉尾不顾。曾犬豕之不如。原其用心使京尚在相位安知其不开边卖国如冯道辈乎!


===============

靖康元年正月,已经禅位的徽宗离开汴梁南下,蔡京失去保护伞,“庚午,道君皇帝如亳州,百官多潜遁”(《钦宗纪》),蔡京应该是这个时候“尽室南下”。随后是金兵攻汴梁。没有攻下。
靖康初,胡骑犯阙退,蔡自雍州还都,欲陈御戎策,为谏官御史所攻,谪官分司。
夷坚志这一条记载,不见于三朝北盟会编以及宋史,可作为补充,
蔡京应该是南逃之后,又回到汴梁,企图献计自保,然而民愤太大,被弹劾处罚。

蔡京还都,应该是真的,只是“自雍州还都”,除非南方什么地方也称雍州,否则实在讲不通,或属文字传抄讹误。

曾莉《蔡京年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9版,数典无书,不知书中是怎么写的。
发表于 2021-5-3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aoshi 于 2021-5-3 18:51 编辑

  《夷坚志》关于蔡京的这段文字,除了前面遇到术士的不经之谈,后面的部分感觉很可信,只是“雍州”应该错了,猜不到本来应该是什么州。

  蔡京这种老奸巨猾之徒,岂能不在都城安排亲信帮他通风报信,岂能没预料到他“尽室南下”后会被弹劾。他在老家安顿好全家大小后,只能硬着头皮回到都城面对命运,也许希望自己还能侥幸混过去。

 楼主| 发表于 2021-5-3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shaoshi 发表于 2021-5-3 18:48
  《夷坚志》关于蔡京的这段文字,除了前面遇到术士的不经之谈,后面的部分感觉很可信,只是“雍州”应该 ...

夷坚志原文提到,蔡京走的时候,随行十余舟,但是被全部没收,女妓百人被父母领走,蔡京有个慕容夫人,也找借口在帝姬那里不回来,最后蔡京只有几个仆人跟随。
当时是开封府使臣押送,亲眼目睹。
看样子,他的儿子和主要家眷,没有跟他回汴梁。

雍州的可能有两种:
1、或者南方什么地方,古称雍州;
2、或者是传抄讹误。
洪迈本人不可能出这种简单的地理错误。

===========

夷坚志的这则记载,尚未发现它处还有。

古人对夷坚志的评论多不看好,胡应麟《少室山房类稿》竟然说洪迈“售欺于天下”,实在是偏见过甚。
直到现在,知网上有人提起根据夷坚志某些材料来考证历史事实,还带着某种对“小说家”的心理鄙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学数典 ( 2006-2020 冀ICP备19008975号-2 )在线客服

GMT+8, 2021-5-11 22:1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