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25|回复: 0

清静经解说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4-17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静经白话解说
活佛师尊序
世道衰危,天下溺矣。日月往来,添有无穷之变化,运数转移,实现堪怜之景象。叹哉,红尘酿成处处之劫煞,众生遭受种种之涂炭,斯是天为之欤。抑人为之欤,非乎。潮流趋来,人人竞尚维新,伦常抛弃,个人不知守礼。援救天下之至道,鲜有人行之矣。虽有三教道人,多为行色所囿,矧是天命旋归,真道卷隐,修持者仅得其皮毛而已。时届此时,天开文运际,道劫并降,以劫收杀恶徒孽子,以道挽善男信女,诚是玉石分班之期,激浊扬清之时,幸而缘深,得与为师聚首,同助道盘,以期将来完成正果,立万世不朽之基,成千古不泯之业。尔诸弟子,每叹性道之不易参悟,经典之不易研究,常引以为憾事。惟此次,讲清静经犹难了解。深感上帝慈悯,特遣茂田为契释义,然亦系尔等诚心格之者也。得此非常之机缘,休自轻弃,能自永持,是师之厚望焉。
南屏道济序
序二
叹芸芸众生,终日沉醉于孽海,度着无情的岁月,遭受种种劫煞,真是悲痛万分,惨不忍睹呢。推其原因,这都是因为人心不古,泯灭天良所致。孟子说:“天下溺,援之以道。”道为万类生活的要素。中庸又云:“道也者,不可须臾离也。”正是证明大道的尊贵。老子为道教之始祖,历代以来救世的苦衷,并非是笔下可以叙尽的。
传说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陽。圣母玄妙玉女于殷王陽甲庚申岁,梦五色霞光,拥太上老君,降于空际,倏变为五色流珠,入口吞食之,遂凝圣胎,孕八十一年,至殷王武丁褒辰岁,三月十五日(即夏历二月十五日)诞于楚苦县赖乡曲仁里。圣母见天开数丈,众真捧而出,因手攀李树,从左肋而生。生时白首顶有圆光,生而能言动,周行九步,左手指天,右手指地曰:“天上地下,惟我独尊。”指李树以为姓氏,事实已详载于道藏经。周时称为古隐君子,孔子又有“犹龙之叹”。神道变化,实在不能测透。
老子遗留的经卷很多,清静经也是其中的一部,全书宗旨,是让人归依清静的意思。但是旧本的注解,偏重于后天功夫,依着修持,欲想道成天上,是很难的一件事。今特奉申命,阐释真意,注为白话解说,以便容易研究。然而研究之后,应当如何?俗云:“念经不如讲经,讲经不如依经行”。善男信女果能体意,实践,才合俺呆叟的希望呢!
清静无为是真空,大开佛门神道宏。
静心能超三界外,诚意贯通六合中。
经书温故明妙谛,道法知新阐玄宗。
解释真机先天秘,纯然圣意启遇蒙。
第一章
老君曰:天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
[字解]老君姓李名耳字伯陽谥曰聃,为道教之祖。形——是有形可观,有迹可循的。天地——是混沌初分的时候,气之轻清上浮者为天,气之重浊下凝者为地。情——是属于后天,是性的动,如喜、怒、哀、乐、爱、恶、欲等。日月——日为火之精,乃恒星之一,月为水之精,乃系地球之卫星,也就是陰陽的意思。名——能称呼标记出来的谓之名。强——刚强不屈,定而不可移的意思。道——万事万物所必循由之至理。
[章解]老子说:大道本来无有形象,但是能够生天育地;本来无有情感,可是能够运转日月的周流。本来无有名称可以标记,但是能够燮理陰陽,生发消长,养成天地间的万物。如此玄妙,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又怕后人无所是从,就依据天理来推测,起了一个定而不可移的名字,就叫做“道”。
[演说]
什么是道,就是无为之真理,万事万物必然循由的路径。它虽然无形无象,内含玄机奥妙,尽用俗人的眼光,是不会看透了的。所以世人多以此为迷信,不知内蕴真意,竟作无稽之谈,真乃管中窥豹只见一斑。老子悲天悯人,一片济世苦衷,令人怀念千古,是永久不能忘掉的。就是在世所遗留的经典,如道德,黄庭,清静等经,无一不是真机妙理,无一不是性理秘决,堪叹后之无学者,多有智者落于顽空,愚者流于执相,这空而不空的真道理是不易测透的。孔子尚有“犹龙之叹”,何况平庸的俗子,更不能见其真相,即清静一经,多有认为抽添搬运吐纳的功夫,以讹传讹,真是遗误不浅。有者依此修持,直如抱砖磨镜,百无一成,有负老子在天之灵,这是多么悲叹的事啊!现在天道应运降世,明师承命普渡众生。时机不容稍缓,大声疾呼,愿亿万生灵,得登济世之慈航。呆叟承领。
上帝之圣旨,各地宣化成全,见研究清静经的人们,多因注义不明,深感困难,俺为方便明了起见,所以借机注释白话解说,以作研究者的参考。
老子首章说到无形,无情,无名的原理,也就是道德经所说的“无名的樸”。生机一动而能生育天地,运行日月,长养万物。这无为的妙用,真是只可意会,而不可言传呢。北海老人曰:“画前之易非神难见,不传有道非圣难知”。老子为圣为神,以这无为的妙理,立名曰“道”绝不相强。无奈现世的人们,崇尚科学,执于形象,故此不可捉摸的真理,则无人过问了。哪晓得科学之所由来,原出自哲学,世人多称哲学为科学之母,并称老子为哲学之鼻祖。因哲学本属抽象,故世人多有不知。诗经上说的:“明哲保身”,也说是让人明道的意思。大道的深远,不能一言而尽其意。所以《大学》上说:“物有本来,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希望同胞兄弟,努力进步研究,自能智慧大开,照穿一切,无处不是光明呢。
诗曰
无形无象更无疆,一理流行贯八荒。
万物长养天地育,五行生克日月光。
真空非空含妙相,无为有为透玄黄。
缘深能得明师指,了达圣业永留芳。
第二章
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
[字解]
清——是空虚纯洁的意思。浊——污浊不净的意思。动——移动的意思。静——是寂然安止的意思。降本——是分赋的理。流末——是造成的象。
[章解]
这包罗万象的道理,无微不至,无所不含。也有纯洁,也有浑浊,也有动机,也有静意,不过在它没有发现出来的时候,凭欲人的眼光,是察不到的,到了生育天地,才知道天能运行不息,地能载物不辞,到了生人的时候,才知道男秉乾道而成,所以为清为动,女秉坤道而成,所以为静为浊,一切动静清浊的真理,都是由根本上分赋下来的。陰陽相感,真理寓乎其中,自然会生出天地间的万物来。
[演说]
这一章是一本散于万殊的意思。无极一动,分晰出天覆地载之消长,陰陽动静之变化。普遍周界人人备具一理,物物各具一天,所以《易经》上说:“乾知大始,坤作成物”,降本,流末,曲成万物而不遗,这正是上帝造物的起端。但是上帝为了生天地,造万物,一点也不惜力,也不辞劳。将世界治理的应有尽有,让众生来享受这一切的幸福。最可悲叹的,是众生只知享受安乐,便忘了法天则地的大道。看现在社会上一般沉醉的男女们,真是污浊不堪。衣冠禽兽,触目皆是。惟恐脏了俺呆叟的笔,也就不在一一剥露其真相了。芸芸众生,为了贪生怕死,遭受风尘的埋没,汩没了自已的良知良能,对于无为的道理,更是石沉大海,消灭的无影无形了,更加利欲薰心,早将天地良心,丢在脑后,沉醉梦乡,一味温柔。被情枷枷的特紧,被爱锁锁的特严,那有功夫来研讨无为的妙道,追究性理的根源呢!即便有些修道的人们,不是铜壁铁墙无门而入,便即夙孽太重,明师难遇。否则智者过之,愚者不及。所以惹的孔子叹惜“道其不行矣夫”的话呢。
诗曰
圣意罔极混沌初,皇恩一本散万殊。
乾坤栩栩参造化,动静如如尽功夫。
激浊扬清道悠远,法天则地德不孤。
若趋声色沉孽海,涛涛波浪几时出。
第三章
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字解]
源——根本源流。基——根底基础。悉——是明悉的意思,归——附纳归入的意思。
[章解]
这玄妙无边的大道理,就含着清浊动静呢,可是细究轻清的天,还是重浊之地的起源呢。因为九重天,本系一气流行而属于动,可是确为地静之基呢。人若是能够至诚无息的常清常静,自然连天地都要归纳在你的本性中呢。
[演说]
这一章是让人知本的意思。前章说的降本流末,字义非常深远。恐怕人恋末失本,所以老子再再叮嘱,这样的苦心,真是令我呆叟也万分的感激呢。而且又含着回转先天的功夫,后人多以此为搬精炼气之解,实在贻误不浅,本来清浊动静皆属后天,如先天无极之真,那就无所谓了。清者显而易见的是指气而言。浊者就是象了。都知道由理而生气,由气而生象。所以地之为物,也不过是气包中一弹丸而已。故此清是浊的源头呢。男清女浊,也是这个道理。本来一有人身,即是后天。当初天生人的时候,是秉受陰陽之气,贯之一真理而成形。男秉乾道为清为动,女秉坤道为浊为静。故男子为女子的主,女子为男子的助。圣人所说“出嫁从夫”就是此意。不过现在的人,不明根本,不知道德,以致陰陽乘舛,男女不分,纲常不整。以今昔之比较,实有天堂地狱之分别。写到这个地方,不由得替世人捏一把汗。如是永坠沉沦,何日出头露面,幸今皇申慈悯,真道复兴,教人明白这个道理。看破红尘冲开枷锁,果能常清常静,视天地为逆旅,知光陰为过客。萧萧洒洒逍遥界外,真如在世的神仙。不拘于声色,不囿于五行。真是到了这个时候,连天地都归纳在自已的本性中了。
诗曰
万物之灵人独尊,性统四端智慧深。
寄尘有性当知本,处道无为但率真。
总恋声色失觉路,难免沉沦困迷津。
愿尔皈依常清静,诚报天恩与师恩。
第四章
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
[字解]
神——陰陽不测之谓神,亦犹性也。扰——搅乱的意思。欲——是嗜欲。即性情之所好者谓之欲。牵——是引之使前牵动的意思。
[章解]
上帝所赐给的元神,本来是纯洁无染,虚空无碍的。因为受到人心的忧乱,便将灵明的元神给蒙蔽着了。人降生后的初心,无嗜无欲,也是很安静的。因渐渐的长大起来,智识渐开,薰陶渐染,有了私欲之念,要受到俗情物欲的牵动引诱,便将人心驱使的如失缰之劣马了。
[演说]
前章说到人能至诚不息的常清常静,连天地都要归纳在本性中。正是孟子所说的:“万物皆用于我矣”。但是苦海波浪涛天,私欲横流,那一个能皈依清静之道呢!尽作些妄贪妄取不仁不义的事,被七情六欲的缠扰,多数人都是染上了不良的嗜好。小则害身丧命,大则倾家亡国。看到世界的现象,不由掩面而泣。咳!“英雄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多少佛子都入了迷魂大阵,不但不知觉悟,反而以害为利,以苦为乐,愈趋愈下,沉沦到无底的深坑。张子有云:“民吾同胞,物吾同兴”。不忍人物,遭此残酷的浩劫,更不忍心良莠混淆,玉石同焚。当如孟子所说的“天下溺,援之以道”。故应此时上帝降下济世的宝筏,复差传道明师,普渡三曹,大施宏恩。又令诸天神圣,同助弓长故而真宗阐明,直指人心,见性成佛。重注三教之经典,大开一贯之渊源,挽化众生,同心向善,方能脱出这无情的漩涡。然而上帝所赋的真灵,因久被风尘埋没,已然明而不明。这一章书是说的“人心惟危,道心惟微”。理性受到气秉的包围,人心受到物欲的引诱。也就是理蔽气,气蔽物的意思。久迷本面,丧失真常,,如此以往,不能摆脱,总是轮回变转,何等苦恼。谚云:“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希望众生早一日的觉悟,早得一日超脱,不负俺呆叟这片济世的苦心。
诗曰
人心好静欲多牵,劝君当将六门关。
修身诚意惟格物,清心寡欲须戒贪。
实用四勿常克己,体行八德时格天。
一念不生无可扫,金丹不炼自然圆。
第五章
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
[字解]
遣——是格除的意思。澄——是由浊入清的意思。自然——是无所勉强之意。六欲——是色、声、香、味、触、法。三毒——贪、嗔、痴。
[章解]
如果能够永久的将一切私欲杂念格除了去,人心自能平静不妄动了。心不妄动,再加上澄清的功夫,元神自能洒洒陀陀,虚空寂静,一点挂碍也没有了。不用再去造作勉强,色、声、香、味、触、法,决不会再发生出来,贪、嗔、痴,也就消灭的无踪了。
[演说]
这一章是归本还源,明善复初的意思。虽然说是遣欲心静,澄心神清。但是行起来,完全都是自然的功夫。《大学》上说的:“格物”,《中庸》上说的:“戒慎乎其所不睹,恐惧乎其所不闻。”和《道德经》上说的:”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都是让人克己,率性的秘决。不过人心一动,便会生出变化。佛云:“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一着动机,六门大开,眼要贪色,鼻要贪香,舌要贪味,耳要贪声,心触欲情,意生贪求。嗟呼!“五色令人目盲,五味令人口爽,五音令人耳聋”。如此则神不安舍,不知发生多少可悲可惜的事呢!若是能依着颜夫子的“四勿”,“非礼勿视,听、言、动”。那能不达到克己复礼,天下归仁呢。《楞严经》上说:“菩萨见欲如避火坑”。众生已被声色所迷,苦苦的追求,惟恐不得,那肯再躲避不纳呢。凡有利于我的都要贪求,稍有违逆,便生嗔恚。痴心迷理,而生出许多烦恼障碍来。众生因昧于六欲三毒,着于色相,故不得见如来。今时得道佛子,佛缘深厚,明理虔修,自能真超理域。果有遣欲澄心,全始全终之志,不生半途而废之心。自无功亏一篑之叹。遵而行之,自能达到心静神清的功能了。
诗曰
心扰欲牵苦无穷,轮回转变几时停。
欲觅性中真面目,勿恋身外假虚荣。
三心四相当尽扫,五蕴六欲自能空。
洒洒陀陀无挂碍,何愁大道不成功。
第六章
所以不能者,为心未澄,欲未遣也。
[字解]
不能者——通俗是不能达到目的的意思,亦是没有志向者的措词。
[章解]
能字含有深远的意思。如其能的时候,则可以一性圆明,复合无极。不能的原因,是因为心中的杂念还没有澄清,私欲没有除尽的缘故。
[演说]
这章是指修道无恒,中途而辍者说的。前章也曾经说过,有道贵乎有恒。如欲虔修而没有坚志,自然心不能澄,欲不能遣。果能立下决心,则事情无不成功的。《论语》上说:“士不可不弘毅”。谚云:“志不立,天下无可成之事”。何况修道更是贵乎专一,否则说的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不能知行合一,亦是枉然。常言:“空谈无补”,也是警告言过其行的人说的。如能体道修持,定能返本。拿定把握,不怕一切荆棘,虽有千魔万考,也不妄生退缩之心。当知冤孽不了,难把乡还。明白这个道理,即知魔考是成道之母。遇有逆境,是考人之至诚。遇有逆事,是考人的智慧。总之不要因一念之差,遗恨终身,永坠轮回,悔之莫及。若不及早得超脱,惟恐时不久待。故北海老人有云:“万劫千生得此身,几回出没几回循,此身不向今生渡,更待何时渡此身”。明透此意。自悔往者不咎,来者可追。甚至说到,心何能澄,欲何能遣,下章尚要研究呢。
诗曰
眼前货利休妄图,勿惹风尘荡五湖。
须藉圣道成圣业,莫因凡福作凡夫。
幸得三宝明旧主,虔修一贯返故都。
今生不向彼岸渡,劫后忏悔复何如。
第七章
能遣之者,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无,唯见于空。(三者既无的无字原文为悟今作无字。)
[字解]
观——是察望,此处含有远观认真理的意思。见——是物接于目而能加以辨别的意思,也可作现出来讲。空——理之体曰空,亦是诸法一无所有的意思。
[章解]
能够遣除物欲的人,回光返照,内观自心,连心也没有了,那还有什么欲呢?外观其形,连形也没有了。远观其天下的物,连物亦没有了。心,形,物,既然都没有了,唯能现出来的,只有自空的真性。心,形,物,其没有的原因,是自己一性圆明,超然物外,不为浮欲所绕,明了身心幻境,万物无常,不被声色所迷,朗然天真,妙意得存。这样玄之又玄的性理,真是不能一言而尽其义呢。
[演说]
这一章书是让人破除色相,重见如来真面目的意思。佛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又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由此看来,凡是有形象的东西,都是幻虚不实的。所以老子说:“内观无心,外观无形,远观无物”。无心自然不起欲念,无形自然免除忧患,无物自然没有贪求。三者都没有了,才是真空生妙有的时候。若是恋相不舍,便要永久沉沦孽海,不知何日才是出头日呢!再说人之色身,根本出没无常,所以顺治皇帝出家诗上说:“未生我时谁是我,生我之后我是谁?长大成人方知我,合眼朦胧又是谁?”可惜世人把假色身视为珍宝。到处趋吉避凶,朝夕转变,为了安身长存,于是乎又作了些上于天怒,下遭人怨的许多坏事出来,反而促短了自己的寿命。呜呼!以假妄真殊为可叹。将自己一个虚灵不昧万劫长存的真性,反葬送到九泉之下。老子看到这个地方,为警醒世人,曾有言曰:“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是让人明白假身之外方是真身。故临济禅师有言:“真佛无形,真性无体,真法无相。”堪叹世之愚人,不但不能忘其形体,反而假体为真,殊不知现在荣华富贵,百年光阴,犹如弹指,三寸气断,色身能永在吗?呆叟大声疾呼,愿世人早觉迷梦,睁开你的慧眼,自能看穿色相,洞观无碍。真假认清,轻重辨明。挥起你的降魔杵,举起你的斩欲刀,急速借假修真,一旦功圆果满,才知俺呆叟的话不假呢。
诗曰
万缘生灭意丛丛,悟尽尘劳俱是空。
放眼休观是非事,修身勿论苦乐情。
三心了却心心了,一窍通时窍窍通。
自性般若随时现,无时无地不光明。
第八章
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寂无所寂,欲岂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静。
[字解]
湛然——是形容极清幽的意思。寂——是安然清静的意思。
[章解]
上章所说的“三者既无,唯见于空”。这个“空”,乃是空洞一无所有了。如果若是能空到极点,无所再空了,所余者是一个“无”字,然而这个“无”字亦应用功夫把它没有了。到此地步,连这“无”字功夫都不应存在。因为有所在,即不为真空,如何能生妙有呢?既然“无”的名字,“无”的功夫都没有了,这时方算入于清幽常久的安静呢。但是寂静到了极点。亦不知其所寂了。此时的心性,已然离开尘俗的境界。私欲杂念,怎能够再生起来呢?私欲杂念之心,既然不能再生,这才是真实的清静呢。
[演说]
由上章可以知道人之所得乎天的真性,是没有形色的,然而又恐世人误解了这个“空”字的真意,不能了然。所以不得不把老子所说的“空、无、寂、静”的奥旨详加解释。须知所说的“空”不是“顽空”,所说的“无”不是执着于“虚空”,所说的“寂”并不是静坐观空的呆板。如果能悟穿了“真空妙有”才是真静呢。今有一般修行的人,远离了一切人情,将自己父母妻子置之不顾,把五伦八德认为乌有。也不劝化世人,自认为己为世外高人,还希图超脱成仙成佛。岂不知自心已执偏见,将来也不过落一守尸之鬼而已。有什么好处呢?《金刚经》上说“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就是教人修道不应当执形着相,方能观见真空呢。佛家谓“法本不无,莫作有见”,“法本不有,莫作无见”。《中庸》又说“上天之载,无声无臭至矣”。虽言“无声无臭”而不言“空”,就是恐怕世人误解“空”字。并且连有无的念头,都不当存,方是正见,才能入于清静,所以惠能六祖说:“无念念即正,有念念即邪”,不存有常寂之念,方可真实的常寂呢。
诗曰
至诚无息体自然,空空自如何须观。
无所空时即是妙,有点念头却非禅。
寂无所寂不知寂,玄之又玄难言玄。
自能觉悟体真意,普施慈怀挽狂澜。
第九章
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
[字解]
真常——真是不虚,常是不变。即是指真理而言。性——天之所命与人的,人之所得乎天的叫作性。
[章解]
用那真常不变的理,来应付万事万物,能够真实不虚的去作,便能得万物的性理。不但是平时如此,即便是应于万事,亦是事来则应,事去则静。果能这样的平静,自强不息作去,便能永常虚空无碍寂然安止的不妄动了。
[演说]
上章说的是“欲既不生,即是真静”。这一章是解释,怎样才能作到真静呢?观今世人有的能静而不能动,或者能动而不能静,此乃凡夫又何足道呢?况且只是独善己身,不能兼善天下。但是老子说的真静,是“奥里取静”的真意。在自身具有常而不变的理性,更是无为无畏,良知良能的。如果能得到明师指点,自然大德重明,顿显真如。《中庸》云:“唯天下至诚,为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能赞天地之化育。能赞天地之化育,则可以与天地参矣”。况人为万物之灵,无时无地不在事中,万事万物各具真理。明理则处之得当,否则昏乱无章。现在的人们因都迷失本性,不讲真理,故此你争我夺。把世界扰了个乱七八糟。我呆叟真有点看不下去,所以重将老子救世的苦心说出来,好让大家行持,如若能够用那真常的理,来应付万事万物,自然能合乎中道。《中庸》云“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有焉”。如此便没有什么灾星和劫煞了。自私心,妄取心,欲心不能再生了。行出事来一定是坦白的,平静的,能这样的作下去,不是就皈依清静了吗?不但一人如此,扩而充之,世界众生也都如此,真不难重见尧天舜日呢!
诗曰
清静无为无不为,有感悉通理无亏。
谁可判分清浊理,孰能循守动静规。
心神洒陀观自在,智慧光明了是非。
奥理精华几个悟,学禅空到性如灰。
第十章
如此清静,渐入真道。既入真道,名为得道。虽名得道,实无所得。为化众生,名为得道。能悟之者,可传圣道。
[字解]
渐——是由浅入深有次及第的意思。化——是教化。众生——梵语为“萨埵”。新释为“有情”。旧释为“众生”。众生二字有三意,㈠众人所共生之义。㈡众多之法假和合而生,故名众生。㈢经众多之生死,亦名众生。圣道—大而化之谓之圣,必由之路谓之道。简而言之,即是圣人的心法。
[章解]
既然是达道如此的清静,就可以渐次的步入真道了。既然得入真道的门径,便可以说是得着了真道。虽如此说,确乎毫无所得。还必须普化有情,同登彼岸,方可称为得道,能悟透了这个道理的人,才可以传布圣人的心法呢。
[演说]
上章所说的清静之道,意义非常的奥妙。唯恐少人参悟,不知其中的真意。真是叫老子叹惜不止呢!又怕人以为皈依了清静之后,使自以为得道了,所以又有这一章的解释。皈依清静,虽说是得着了道。但是不培德不能消冤,不行动不能了愿,还是不能了却生死。所以就说起来还是毫无所得,也不过只落个独善已身的小乘法而已。于世人可有什么好处呢?必须时存济世为怀,慈悲为本的念头,普渡众生,使人人脱出轮回之苦,地狱之灾,才合乎修道人的本旨呢。佛云:“众生不成佛,吾誓不成佛”。故此讲经说法,普渡群迷。孔子周游列国,杏坛设教,完全是让人明白明德新民,己立立人,己达达人的真意。以及耶稣的博爱,替众生赎罪,并说:“世上的人们,有一人的德不明,就是我的德不明”。这些事,都是舍已从人。故《道德经》上说“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又云“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圣人所留下的一言一行,都是修道的模范。《中庸》云:“动而世为天下道,行而世为天下法,言而世为天下则”。果能效法去作,那能不道成天上,名留人间呢?现在到了三期末运的时候,天道应运普渡,明师继往开来,温故知新,祖述尧舜,崇尊孔孟,重开一贯之真机,恩施三曹,真是“百世以俟圣人”的话。却言符其实了,旧本所注的这一章,说到“三期普渡,道须人传”。而今正当时师承领天命,挽化九六原灵,倘能够得遇明师,亲授指点,方不负此一生呢。
诗曰
定静功夫大自然,何须炉中炼乾元。
原人多为丹经误,迷子未能圣意参。
苦海沉沦何日脱,乐境逍遥几时还。
但愿得道能布道,不负恩师阐真传。
第十一章
太上老君曰,上士无争,下士好争。上德不德,下德执德。执着之者,不明道德。
[字解]太上——是最上之称,尊敬老子的意思。上士——是德学兼优,而且深明道理的人。下士——是德薄学浅,而且执着的人。德——是有功于世,有恩于人者谓之德。也就是率性而行,发于事的叫做德。
[章解]
老子说一上等的贤人,因他深明大义的,故没有什么争贪。下等的愚人,因执着己见,不察情理,总是好起争贪。上等有德的人,行了有功于世有恩于人的事,还不以为是德。下等无德的人,有心种德,作一点有德的事,便要自持有德了,因他是不明道德的真义呢。
[演说]
这章书是老子特别关心修道人,不要起贪争的心,不要执德的意思。既然说是“虽名得道,实无所得”,这显而易见的,真道是无形无象,无为而无不为的,明白这个道理,晓得万象皆空,到时终归于尽。渺茫一生,空自后悔,能够寻出超脱之正路,方不致永受轮回之苦。既然悟透人生是梦幻,还有什么可争的呢?况且富贵贫贱,皆是命中造定。故孔子有云:“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如不可求,从吾所好”。但是一般愚昧无知之人,尽作些行险侥幸的事,贪求声色。殊不知终日营营,刻薄成家,一旦天灾病孽,仍是苦不可解。常说:“人不与命争”,就是这个意思。明白天理的人,处处以济人利物为本职。并不自彰其德,可是德已然就有了。朱子曾言:“善欲人见,不是真善”,况且有德的人,是为而不持,功成弗居,永久是兢兢业业,戒慎恐惧的作下去,他的德是永远不会消失的。但是有等人,也知修德是一件好事,到处行些有作有为的善事,只恐旁人不知,埋没了他的美誉,处处夸张。不料想如此一表,反为不美了。《道德经》云:“自伐者无功,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矜者不长”。这样的人,是不明道德的真义,真是可惜呢!呜呼!近代人心不古,世态炎凉,连有为之德都不作。只知你争我夺,唯利是图,以致世界坏到这个地步呢。咳!孟子云:“上下交争利,而国危矣”的话语,真是不错呢!
诗曰
谁将尘缘尽悟空,惹动牵缠苦无穷。
声色货利嫌少得,富贵功名总多争。
执形着象失性理,背觉合尘昧灵明。
上德普化超宇外,堪怜愚夫转飘零。
第十二章
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
[字解]
妄心——是虚妄不实的人心,也是妄分别之心。
[章解]
现今真机普渡,道降庶民。凡是善男信女,皆有得道的机缘。然而众生仍是认假不认直真。推其原因,唯有妄心所致。因妄心一动,道心难现,离道很远,所以不能得真道。
[演说]
这一章是承上章说的,前章说的无非“无为”“有为”的分别。如果存有为之心,不但不明道德,还不能得真道呢。再看现世的人们,那一个不是勾心斗争,利益熏心。故此虽然科学倡明,物质进化,衣,食,住,行,不为不便。但是抚心自问,不但不能享受,反到受了罪啦。交通便利,战场扩大,故此造成空前未有大劫煞,普天之下,何处是安乐乡呢?细想劫数的造成,还不是因为人心不古吗?《楞严经》云:“心平天地皆平”。佛云:“修桥补路,不如先平心地”。佛祖的立言,真是不假。故而天道应运降世挽此浩劫,重整尧邦,化人人回心向善,愿个个脱出劫渊。大千世界,一道同风,快乐可想而知。所以呆叟不惜唇舌,苦劝众生。希望大千佛子,共脱苦海,同登道岸。倘若妄心不除,难得真道,永坠沉沦,那时后悔也就来不及了。
诗曰
众生流浪转循环,妄心一动惹牵缠。
切切行功结后果,速速积德了前冤。
此时不将真道得,何日方能故乡还。
嘱尽衷言当觉悟,睁眼即见菩提船。
第十三章
既有妄心,即惊其神。既惊其神,即着万物。既着万物,即生贪求。既生贪求,即是烦恼。
[字解]
惊——突然害怕叫惊慌,言戒惧的意思。着——是受着的意思。贪——是染着六欲之境而不离之意。和“爱”字名虽不同,而理是一样的。求——是索取的意思。烦恼——是一切贪,欲,嗔,痴等,能使烦心恼身叫烦恼。亦是闷闷不乐的意思。
[章解]
上章说的,众生不能得悟真道,就是因为有贪妄之心。一有了贪妄心,就要惊动那喜动而不喜静的“识神”。识神被惊,心意外弛,便要着于万物了。既然接触了万物,就要生出不想离开,而要索取的心。但是天下的事,那能尽如所愿呢?如果求之不得,立刻就是无穷的烦恼。
[演说]
上章说苦海众生不能得其真道,是为了三心不扫,四相不飞的原故。因人寄红尘,总是纷纷扰扰,朝夕营求,不得歇心。故此妄心一动,则神随意迁,追逐万物,而恋恋不舍,甚至废寝忘食,自甘其愿。这样一来,身心不得养。《道德经》云:“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佛云:“寂然不动”。都是让人不动心的意思。假若苦苦贪求,即便一时侥幸得到手,还不是家大业大操心大吗?谚云“身旁无爱物,心中烦恼稀”。何况说是促促一生,不知何日归去,故有人生如蜉蝣的话呢!试看历代的佛祖圣贤,留芳千古,虽死犹生,足可以作后人的标杆榜样。另有一般不知礼义,妄贪妄取,苟安偷生的人,死去遗臭后人。噫!同是一生,只因所为之事业不同,故此有天渊之别了。愿世人熟思此意,方不致误了自己一生事业。谚云:“两利相形取其重,两害相形择其轻”,古文云:“天地为万物之逆旅,光陰为百代之过客”。寒来暑往,日月穿梭,古今一件一件的事情,都被光陰催促过去了。这人生数十年的时候,那还有功夫再招惹烦恼呢?俗语云:“知足者常乐,能忍者自安”。如不知足,妄生贪求,一生总是烦恼。罗状元作的诗上说“到无求处便无忧”的句子,真是说的不错呢。
诗曰
惊动心神任弛游,着于万物欲贪求。
欲念未随心转恼,贪求不得意生愁。
声色丛丛速回悟,孽海涛涛勿逐流。
了尽俗缘方成道,此时不修几时修。
第十四章
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
[字解]
忧苦——是忧愁苦恼的意思。浊辱——是污浊耻辱的意思。流浪——是飘泊不定的意思。苦海——是比喻无穷的苦境。指红尘世界,有生死转变而言。
[章解]
对于万事万物,如有求不得的时候,便会生出烦闷恼怒的事情来,由烦闷恼怒中,便要想入非非,妄念一动与身心添无穷的忧愁和苦恼,便要遭受到许多的污浊耻辱。惹得飘泊下流,转变生死永久沉沦在无边的苦恼境遇中,永远的迷失了真常不朽的道呢。
[演说]
前章的意思就是让人不妄求。本来天地间的万物,是赐于众生享受的。因为人的福缘不一。所以享受的多寡亦有所不同。更有一般妄作妄为之辈,胡遭乱闹,损陰功,败德行,经过轮回转变,便分出了寿、夭、穷、通、富、贵、贫、贱。为富贵的人,不知惜福,骄傲奢华。贫贱的人,不知认命不能固穷。因此就俗事纷纷,扰乱社会不得一刻安宁。事情虽属复杂,但是不外乎“得失”二字。得意人便有无限的欣慰,失意人便有无穷的烦恼。什么生死离别呀,自杀呀,都因此发生出来。罗状元诗云:“得失荣枯本由天,用尽机关枉徒然”的意思很是深远。不过迷人染毒太深,谁还认这个命呢?如此日往月来,积罪深厚,难得超脱之路,永久沉沦在无边的苦境中。吾呆叟身荷代天宣化之职,不忍众生久远沉醉,重将老子济世婆心诉说出来,以警惺迷顽者的痴梦。更希望四海同胞,洗心涤滤,休恋一切尘劳。谚云:“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即便俗事羁身,亦当用妙智慧照穿一切。佛云:“烦恼即菩提”即是救苦的金丹。果然能够依此修行,自然不会遭受污浊的耻辱,亦不会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更不会迷失真道。事实有这样伟大的效验,但是必须知行合一,才能得到如此的好处呢。
诗曰
烦恼妄想致伤怀,欲蔽层层昧灵台。
常沉苦海随波去,永失真道着尘埋。
诚意坚决休忐忑,信心守定勿徘徊。
勿谓行道受魔难,功成自得见如来。
第十五章
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静矣。
[字解]
见前
[章解]
真实不虚,常久不变的圣道,能够有悟性的人,自然会得着真意。得能悟透道理的人,便能永久皈依清静,不生不死了。
[演说]
上章说到“常沉苦海”“永失真道”。老子惟恐苦海的众生,自暴自弃,自认不能修持,以致耽误了自己伟大的事业。故此老子又说:“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静矣”。这章的“悟”字,很有意思。当知六祖慧能本不识文字,然而悟性的功夫超乎世外。无上之妙道,顿然悟穿,承证圣业,故有肉身菩萨之称。今之苦海众生,倘能真心悟道,顿生觉性,照穿尘缘,辨明真假,坚定信心,自然得着圣道的滋味。所以说“别人千言万语,不如自己心觉悟”。人所不能醒悟的原因,是着于万物,而生出来的许多障碍及牵缠。当知红尘非家乡,肉身非吾体,石火电光,转瞬即化,一团真性无处寄托。空自飘泊尘寰,流浪生死,随波逐浪,愈趋愈下,不但有负上帝的盼望,与仙佛济世的苦心,而且是泯灭了自己的根基缘份,耽误自己九玄七祖。当今天道普渡之时,确是万载难逢的好机会。若轻轻错过,岂不可惜。当知“日月逝矣”“岁不吾与”。佳期无多,绝不我候。细心参悟,方知俺呆叟一片济世的苦衷,真是不容易呢!
诗曰
悟性穷源体真空,常依清静妙道凝。
感应通达一心印,智慧照遍万卷经。
能脱尘俗无人我,得证涅槃了死生。
克己成人兼天下,发大愿心渡蕴灵。
全书总论
老子的慈怀远大,关念着世界众生,作《道德》振耳启瞆。作《感应》讲明白因果,作《清静》指点玄机。真是因人设教,无微不至。这番济世的苦衷,真是以泰山之高,沦海之深,都不能比喻尽的。按历代以来,每次倒装降世的神妙,人莫能测,故孔子曾有“犹龙之叹”。《清静》的真意义,也就是佛家所说的“无余涅槃”,儒家所说的“达于至善之地”。老子愿人人皈依清静,不再受污浊的沾染。所以首先就倡导本来清静之说。始从大道无形,无情,无名,直至降本流末生出万物来。惟恐迷人失根忘本,故此又说到“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这就是让人知本的意思。因为明本方能返本,知根始可归根。又说到人神人心,本来也是好清静的,不过受了一切物欲的引诱,才惹得不安静了。欲使皈依还须从根本治疗,才能得到效果,所以必须澄心遣欲才能行呢。然而怎样才能做到澄心遣欲的功夫呢?须把身、心、物,都看空了方可。但是老子又恐学道的人,趋入于顽空之境,所以说“真常应物,真常得性”的道理。又恐独善己身不能兼善天下。故老子又说:“虽名得道,实无所得,为化众生,名为得道”。由此看来必须推己及人,方能达于至善。又说:“能悟之者,可传圣道”。这正是给后人开门引线呢。今三期末劫,道应普渡的时候,明师奉命来传圣道,可是多少愚人仍然墨守旧法,终日参禅打坐,妄想超生,不认金线之觉路,不体老子的遗言。咳!睹此执迷不悟的人们,只有付之一叹而已!再看老子说的“争”字“德”字,都是含有很深的意思。为人若是空空得道,不能抛弃假相,妄起争夺,则必不能建功立德,永久不能归本达源,亦不能明道德的真意。值此皇天悲悯。普及众生。然而尚有不求真道者,实乃堪怜堪叹。远隔尘缘灵根自昧,夙世尘劳何日可了?故而佛曾有云:“心未调伏,何能往生”?耶稣有云“身背着罪,不能回天国”。众生如此迷昧,难免轮回转变,流浪生死。老子又恐慕道者,信心不坚,知难而退,望洋而返。复又再三叮嘱,说是“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自然可以皈依清静,不生不死了”。按此清静经一书,不但是修道之至宝,也是治世之秘决。三教圣人,都是出世兼入世,明体而达用的。世人多有误解偏论。究其实在,还不是一己之见吗?此清静一书本来天衣无缝,浑然一体,由一本散于万殊,复由万殊归于一本,何有章次之分。今时解成十五章,也就是开一方便之门,便于阅读的意思。我呆叟很希望持读此书的人,要深体老子的衷心,实行老子的衷言,即便老子在天之灵,也会向你点头微笑呢。
太上老君赞
无为妙道,包罗天地,清静一书,尽载真意。
岁月来往,古今传递,堪叹众生,鲜知妙谛。
镇殿将军,独释其秘,兹尔缘深,休自暴弃。
得善服膺,践行竭力,成就正果,绵绵永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学数典 ( 2006-2020 冀ICP备19008975号-2 )在线客服

GMT+8, 2021-5-9 03:53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