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数典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54|回复: 42

[已解决] 【语言文字学】请教《夷坚三志辛》的翻译问题(1)【感谢shaoshi、为了学习而注册、古国古诸君】

 关闭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18:50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21-2-15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jzjjxy 于 2021-2-19 21:30 编辑

    夷坚三志辛卷八马保义文谈
    饶州北工马保义,善治弓箭,因出入军中。王秬叔坚寓居,与之论兵相厚。

    【王秬叔坚】在夷坚乙志里面出现过:
    夷坚乙志卷十张锐医
    绍兴中入蜀,王秬叔坚问之曰……(王秬叔坚说)


    中华本附录的人名检索里,记作王坚(秬叔)。
    我认为应该是王秬,字叔坚。

    但是,问题又出现了。
    ===============

    张孝祥比洪迈小九岁,他写过两首诗《寄当涂王守叔坚》《次江州王知府叔坚韵》。
    查李之亮《宋两江郡守易替考》,王秬于绍兴三十年(1160)、绍兴三十一年(1161)知江州。
    来源是《建炎以来系年要录》,还提到在知江州之前,曾知抚州。
    绍兴三十一年,张孝祥在世,而且知江州的,只有过一个王秬。
    因此,这个人就是王秬,字叔坚。他跟洪迈认识,还给洪迈讲过一则故事。

    在陈国代《朱子学关涉人物裒辑》里,也有一个王秬。
    【王秬】?-1173年)字嘉叟,号复斋,王安中之孙,王云子,中山阳曲人,南渡寓居泉南。其祖与父皆死于使事。高宗绍兴十年,以右宣教郎干办行在诸军审计司。绍兴二十四年,以司农寺主簿直秘阁提举福建路常平盐茶公事。次年,与朱熹见之于福州。转为淮南转运判官。历知抚州、江州,通判洪州。隆兴元年,能持正论主战。乾道四年,为江东转运副使。入为权刑部侍郎兼权详定司敕令。乾道七年,知饶州。与朱熹陆游交厚,朱熹有诗致之。乾道九年卒于任上,陆游作《闻王嘉叟讣报有作》,张栻作《祭王侍郎嘉叟文》。著有《复斋制表》《复斋诗集》。朱熹与门人论及之。


    百度百科【王秬】来自曾枣庄主编,李文泽,吴洪泽副主编.中国文学家大辞典.北京:中华书局,2004:50-51
    王秬(?—1173),字嘉叟,原籍中山曲阳(今属河北),徙居泉南(今福建泉州),王安中孙。
    绍兴十九年,以宣教郎十办诸军审计司(《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五九)。二十五年,为淮南转运判官(同上书历知江、抚二州(同上书卷一八五)。乾道四年,为江东转运副使(《景定建康志》卷二六)。召除权刑部侍郎,兼详定一司敕令。七年,出知饶州(周必大《王秬除集英殿修撰知饶州制旁)。九年卒(陆游《闻王嘉叟讣报有作》)。王秬传承家学,蓄厚而资深,故发为文章,忠忱恻怛;长诗短章,精深丽则,有陶、谢之遗风(魏厂翁《王侍郎秬复斋诗集序》)。刘克庄尝选其“柳色知春浅,钟声觉寺深”,“避虎连村静,分鱼一市腥”两联,称为佳句(《后村诗话》前集卷二) 。著有《复斋诗集》十五卷(同上书),又有《复斋制表》二卷(《直斋书录解题》卷一八),均已佚。《全宋诗》卷二O四六录其诗五首。《全宋文》卷四八九五收有其文。事迹见魏了翁《王侍郎秬复斋诗集序》(《鹤山集旁卷五四)、《宋诗纪事》卷五一。


    这个王秬,也知过抚州、江州,字嘉叟,朋友作诗也称王嘉叟。

    上面有些书,我查不了,所以不敢判断:一个字叔坚,一个字嘉叟,是不是一个人?


    另外,张孝祥《寄当涂王守叔坚》,宋代有江南东路太平州当涂县,如果是当涂知县,似乎不应叫“守”。
    那么,当涂就是知某州王秬的家乡?
    这样的话,这个王秬叔坚,就和王秬嘉叟,是两个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8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了学习而注册 发表于 2021-2-16 11:25
    http://www.creditsailing.com/KeHouDaAn/488120.html

    以前一道考试题,里面说了王秬来“领太守事”。 ...

      之前没有看“为了学习而注册君”2楼的帖子的链接,看到“考题”,以为无用,其实很有用,不仅可以解释《寄當塗王守叔堅》,而且可以准确定位“王秬叔坚”这个人。链接的文章禁止复制,我现在从《全宋文》重查摘录:

    《全宋文254》107
      張孝祥《太平州學記》:“當塗於江、淮爲名郡……甲申秋,直秘閣王侯秬來領太守事,於是方有水災,盡壞堤防,民不粒食。及冬,則有邊事,當塗兵之衝,上下震摇。侯下車,救災之政,備敵之略,皆有次叙。……明年春,和議成,改元乾道,將釋奠于學。侯語教授沈瀛……命其掾蔣暉、吕濱中撤而新之。……夏四月既望,歷陽張某記。”(《全宋文254》107,据《于湖居士文集》卷13。又見嘉靖《南畿志》卷46,乾隆《太平府志》卷34。 )
      《宋会要辑稿08》04956:“六月三日,詔右朝散大夫、直祕閣、前知太平州王秬降兩官。坐蕪湖縣令張文昌以所得職租不除豁災傷分數,盡行支請,有失覺察,故有是命。”

      由此可知:王秬(叔坚)曾知太平州。张孝祥作《太平州学记》而言“当涂于江、淮为名郡”,可知“当涂”即指“太平州”。而“王秬(叔坚)”也曾知江州,由《次江州王知府叔坚韵》可推断而知。

      “王秬1”与“王秬2”的事迹虽然还有还有很多难以分辨,单就《夷坚志》注释的需要来说,这个问题已经完全解决。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1-3-3 08:55
  • 签到天数: 50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21-2-16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reditsailing.com/KeHouDaAn/488120.html

    以前一道考试题,里面说了王秬来“领太守事”。

    点评

    你的说明重点也不对,假如说是张孝祥的《太平州学记》,而不是说“考试题”,我就会早一点注意到。  发表于 2021-2-18 10:58
    你这个帖子引的资料很有用,但是说明也太“吉人辞寡”、“贵人话少”了。多说两句不行吗?  发表于 2021-2-18 10:57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1-3-3 08:55
  • 签到天数: 50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21-2-16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句子 1:王嘉叟(王秬)本为北方人,徙居福州,是洪迈好友,为洪迈提供较多的发生在福建的故事,如《建德妖鬼》《秽迹金刚》《一足妇人》《融州异蛇》《葵山大蛇》《王通直祠》《蒋山蛇》《黄蘖龙》等。
    句子来自:在场性与流动性:《夷坚志》地域书写之考察   
    作者:杨宗红 来源: 兰州学刊 期刊


    楼主查验下。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1-3-3 08:55
  • 签到天数: 50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21-2-16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诗·大雅·生民》:“诞降嘉种,维秬维秠。” 这应该是名字由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1-3-3 08:55
  • 签到天数: 50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21-2-16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6 1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aoshi 于 2021-2-16 11:47 编辑

      南宋时有两个王秬,两个都见于《夷坚志》。

      1.王秬1:泽州人,字叔坚,王雲子,喜欢谈兵,最后请缨带兵,被罢免。

      2.王秬2:中山人,字嘉叟,王安中孙,能写诗文。

      各种宋人小传收录的都是“王秬2”,但是混入了“王秬1”的事迹。比较严重的错误例如:

      《全宋文221》83:“王秬,字嘉叟,號復齋,澤州(治今山西晉城)人,後居泉州,雲子。”

      少实斋按:言“雲子”,誤。王雲子乃“王秬1”。言“澤州人”,亦誤。

      你引的资料:
      陈国代《朱子学关涉人物裒辑》:【王秬】?-1173年)字嘉叟,号复斋,王安中之孙,王云子。
      这个也错了。中山人“王秬2”是王安中之孙,但不是泽州人王云之子。

      你引的《中国文学家大辞典》是“王秬2”的小传,有部分资料我认为混入了“王秬1”的资料,但是要讨论起来太麻烦,就不考辨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6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aoshi 于 2021-2-16 12:03 编辑

    1.王秬1:
      《夷坚志全本 (中华)》1443
      饒州北工馬保義,善治弓箭,因出入軍中。王秬叔堅寓居,與之論兵相厚。


    2.王秬2:
      《夷坚志全本 (中华)》172
      晦日月光
      四事皆王秬嘉叟説。


       《夷坚志》提到“王秬2”比较多,通常称为“王嘉叟”。

        中华本人名索引对“王秬1”称为“王坚(秬叔)”,对“王秬2”称为“王嘉叟”,两个都错了。
      
        下面这个英文索引你假如能看到,可以参考:


    Hong Mai's Informants for the Yijian zhi
    Alister David Inglis
    https://www.jstor.org/stable/23496198?seq=1


      谷歌显示这个《夷坚志》说故事者资料里有:


      Wang Ju 王柜(Jiasou 嘉叟) Wang Ju 王柜(Shujian 叔堅)

      “柜”当作“秬”,不过这大概是谷歌对pdf自动ocr造成的错误。这个编者的学力显然高于中华本人名索引的编者。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18:50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1-2-16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shaoshi 发表于 2021-2-16 11:44
      南宋时有两个王秬,两个都见于《夷坚志》。

      1.王秬1:泽州人,字叔坚,王雲子,喜欢谈兵,最后请 ...


    先表示感谢!

    我查了一下王云的资料,补充如下——

    王云(?-1126)
    北宋泽州(治今山西晋城)人,字子飞。举进士崇宁二年(1103),刘逵、吴拭使高丽时,为书记官。既归,捃辑元丰通使高丽以来事迹,撰《鸡林志》以进。擢秘书省校书郎、出知简州,迁陕西转运副使。靖康中,官至刑部尚书、资政殿学士,曾数次使金。(陈光崇)
    中国历史大辞典·史学史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版


    那么,既然各种资料都很混乱,您认为,比较可靠的王秬1的生平资料,有哪些?知抚州、江州的,是王秬1吗?

    这两个王秬都跟洪迈熟悉,看来两个人的资料都需要重新整理一下。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6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sjzjjxy 发表于 2021-2-16 12:56
    先表示感谢!

    我查了一下王云的资料,补充如下——

      这是一块硬骨头,要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专业的学者搞错了。你去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里关于“王秬”的资料都看一遍,就会明白。同时提到王云和王秬时,可以知道是“王秬1”。没提到王云时,是否有“王秬2”的资料呢?有些资料像是“王秬2”的,但是《建炎以来系年要录》的作者李心传为什么没点明呢?李心传是认为《建炎以来系年要录》里只有一个王秬,所以不必点明?还是他不确定哪些资料是哪个王秬的,所以只好存疑?不知道。

      我认为你就《夷坚志》注《夷坚志》,说明有两个王秬就好了。假如你希望看《宋人传记资料索引》和《全宋诗》的“王秬2”小传,我可以贴在这里,但是不考辨。

      用张孝祥集的两条资料是否能证明知江州的是“王秬1”呢?这2则资料我收入资料库很久了,收的时候认为可以。现在你拈出来讨论了,这2条资料我越看越觉得奇怪。这个王叔堅不知道会不会是另一个姓王字叔堅的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18:50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1-2-16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shaoshi 发表于 2021-2-16 15:45
      这是一块硬骨头,要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专业的学者搞错了。你去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里关于“王秬” ...

    从夷坚志文本,可以确定的是,王秬叔坚在蜀地待过,曾寓居饶州,跟洪迈认识,还给他提供过故事。
    另外从您的资料,还可以知道,他是王云的儿子,泽州人。

    张孝祥的诗,虽然不能说是定律,但一般来说,诗人为了表示亲近,多习惯于在标题里称字,这例子实在太多了,所以我还是倾向于是姓王字叔坚。
    假如,王某,字叔坚,不是王秬,查江州知州表,王秬之前之后几年,没有姓王的(但是有绍兴二十六、二十七年两年的失载)。


    如果现在难以有进展,我就先放下,看看夷坚志后面的文本里,是不是还有用得着的资料,最后再总结。

    ==============

    请问有没有魏了翁《王侍郎秬复斋诗集序》?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18:50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1-2-16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jzjjxy 于 2021-2-16 16:48 编辑
    shaoshi 发表于 2021-2-16 15:45
      这是一块硬骨头,要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专业的学者搞错了。你去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里关于“王秬” ...

    噢,还有一个问题,就不另开帖子了,一起在这里请教一下:

    本卷临安雷声
    淳熙辛丑春,平江黄景祥来临安赴特恩试,寓于天井街,与其子子由同处一楼上。子由既预贡闱正奏名矣。

    黄由,字子由,这个没问题。
    黄由的父亲黄云,也没问题。问题是,一说黄云字景祥,一说黄云字鼎瑞,号成斋。

    请问您有没有这方面的资料?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20-9-22 17:43
  • 签到天数: 7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21-2-16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古国古 于 2021-2-16 17:21 编辑

    四库全书《江西通志》卷四十六提到了两个王秬:一个是和姚舜、赵崇宪等人“俱知江州”,一位是“右朝散郎”。


    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八十五:“乙未,直秘阁新京西转运判官王秬知江州,上以江州新戍大军,兵民杂处,故选秬守之。”

    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八十五:“庚子,右迪功郎敕令所删定官王秬特改右承务郎,令后省召试,秬以荐对,故有是命。既而秬言朝廷久无此例,力辞,乃以为枢密院编修官。秬除秘编,在六月癸酉。”

    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九十:“绍兴三十有一年五月癸酉朔,新淮南转运判官王秬上《屯田利害》,以为军士狃于安闲之久,一旦服劳田亩,其功未必可成。望许令民兵于近便处,人给荒田一顷,有马者别给五十亩,自行耕作,俟成伦绪五年之后,十取其一,十年之后,十取其二,虽县官所得不多,然积之既久,则有不可胜计者。其有日前侵耕□种之人,一切不问。内有贫下者,量给种穊,如是则将见两淮荒闲之田皆变而为沃壤矣。从之。”

    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九十:“直秘阁新淮南转运判官兼淮西提刑提举常平茶盐公事王秬入辞,升副使赐三品服。”

    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一百九十:“初,北境有被逐将渡淮者,武功大夫、忠州团练使知濠州刘光时疑寇至,是日遂驱军民入横涧山,谓之移治居民,皆弃其资产而去,生理荡然。淮南转运副使王秬闻之,遣卒五百人押归。”

    据此,有位王秬曾担任淮南转运判官。不知究竟是知江州那位呢,还是曾担任右朝散郎那位。

    王云儿子的那位王秬,会不会是据说四川人王云的儿子呢?据《西充县志》说,有个四川西充人,也叫王云(?——1126),字利应,曾经官至兵部尚书。北宋有两个王云吗?王云字利应,是西充人的这个说法不知缘起何处。估计是弄错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18:50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1-2-16 1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古国古 发表于 2021-2-16 17:04
    四库全书《江西通志》卷四十六提到了两个王秬:一个是和姚舜、赵崇宪等人“俱知江州”,一位是“右朝散郎” ...

    本来两个王秬就够晕了,这又出来仨爹。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6 18:16 | 显示全部楼层
    sjzjjxy 发表于 2021-2-16 16:22
    从夷坚志文本,可以确定的是,王秬叔坚在蜀地待过,曾寓居饶州,跟洪迈认识,还给他提供过故事。
    另外从 ...

      《王侍郎秬复斋诗集序》见附件doc。有两个版本,一是来自ctext的《四库全书》本,没标点。一是《全宋文》的ocr本,有标点,但我没仔细校对,应该有错字。要用的话,对一下《四库全书》本。

        我必须说明:根据《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只知道有一个王秬是王云的儿子。这个“王秬1”是不是《夷坚志》的“王秬叔坚”?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这一点。我把“字叔坚”附属于王云的儿子“王秬1”,只是一种假设,有待证明。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 TA的每日心情
    郁闷
    2020-9-22 17:43
  • 签到天数: 76 天

    [LV.6]常住居民II

    发表于 2021-2-16 18:30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史·萧燧传》:
    先是,察官阙,朝论多属燧,以未历县,遂除左司谏。上谕执政:“昨除萧燧若何?”龚茂良奏:“燧纯实无华,正可任言责,闻除目下,外议甚允。”燧首论辨邪正然后可以治,上以外台耳目多不称职,时宦官甘忭之客胡与可、都承旨王抃之族叔秬皆持节于外,有所依凭,无善状,燧皆奏罢之。

    这里说的王秬是“都承旨王抃之族叔”。王抃(?——1184):初为国信所小吏。金谋求海、泗、唐、邓、商、秦诸地,朝议久不决。金举兵来犯,奉命出使金,许以地,易岁贡为岁币而还。乾道中,积官知閤门事,为孝宗亲信。淳熙中,兼枢密都承旨,建议以殿、步二司军多虚籍,请各募兵三千。殿司捕人充军,军士乘机剽劫,呼号满道。任权殿前司事。时,与曾觌、甘昪相勾结,恃宠专横,门庭若市。吏部侍郎赵汝愚等奏劾其罪,遂奉外祠,不复召。淳熙十一年(1184),以福州观察使卒。

    在上面的介绍中,王抃的籍贯不清楚。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6 1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古国古 发表于 2021-2-16 18:30
    《宋史·萧燧传》:
    这里说的王秬是“都承旨王抃之族叔”。王抃(?——1184):初为国信所小吏。金谋求海、 ...

      《宋史·萧燧传》:“时宦官甘忭之客胡与可、都承旨王抃之族叔秬皆持节于外,有所依凭,无善状,燧皆奏罢之。”

      古兄读书颇细心,这似乎是第三个王秬,由“持节于外”可看出也当过太守。不过王抃是宋孝宗的亲信,他的族叔王秬当太守,是比较迟的事了,虽然都是南宋人,但和前两个王秬不同时期。士大夫爱名,也不会和宦官的亲属交往。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6 2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古国古 发表于 2021-2-16 17:04
    四库全书《江西通志》卷四十六提到了两个王秬:一个是和姚舜、赵崇宪等人“俱知江州”,一位是“右朝散郎” ...

      《建炎以來繫年要錄》说“秬父雲死於使事”与王云事迹相合,所以这个王秬的父亲是泽州人王云,这个没有问题。

      《傳索》:“四畫/王/王雲:字子飛,澤州人,齊弟。舉進士,從使高麗,撰雞林志以進。靖康元年……事中使斡離不軍,議割三鎮,固言康王宜將命。及王受命,雲為之副,行次磁州,民以為姦,譟而殺之。後諡忠介。[論王雲等劄子,莊簡集9/15下;題王子飛所編文律,黃豫章集26/22;跋匹紙,黃豫章集30/12;王雲研銘,黃豫章集13/28;宋史357/5;宋史新編124/9;東都事略109/1;宋詩紀事36/21下]”按:“齊弟”當作“霽弟”。

      《建炎以來繫年要錄》卷159:“右宣教郎王秬幹辦行在諸軍審計司。秬,雲子也。先是上諭大臣:以雲頃年奉使,忘身為國,至於不免,忠義可嘉,宜錄其後。乃賜秬銀帛五百匹兩而命之。”
      《建炎以來繫年要錄》卷165:“戊寅,司農寺主簿王秬直秘閣,提舉福建路常平茶事。秬乞外任,上覽除目,曰:‘秬父雲死於使事,可與職名。’乃有是命。”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6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sjzjjxy 发表于 2021-2-16 16:41
    噢,还有一个问题,就不另开帖子了,一起在这里请教一下:

    本卷临安雷声

      “字景祥”根据《宋史翼》、《姑苏志》。“字鼎瑞,号成斋”根据行状。行状从另一角度写了《夷坚志》的同一故事。《夷坚志》的版本比较夸张,行状则比较平实。

    《夷坚志全本 (中华)》1447
    臨安雷聲
    淳熙辛丑春,平江黄景祥來臨安赴特恩試,寓於天井街,與其子子由同處一樓上。

      梦远版误作“淳熙辛丑春天”,衍“天”字。“使移置笼箧云隐处”,“云”当作“于”。

      《傳索》:“十二畫/黃/黃云:字鼎瑞,一字景祥,號成齋,吳郡人,由父。”
      《宋史翼》卷14,431a《黃由傳》:“父雲,字景祥。”
      《姑蘇志》卷51:“黃由,字子由,長洲人。父雲,字景祥,嘗為淮西總所酒官。”

    《全宋文286》140
      《水心集》卷26《通直郎致仕總幹黃公行狀》:“紹熙五年秋七月庚午,黃子由自嘉王府直講為起居郎,兼權給事中,踰月遷中書舍人兼侍講。……上時猶在嘉邸,大書‘成齋’二字,令以賜翁。成齋者,翁為鄉先生授弟子經時所名也。……君諱雲,字鼎瑞,吳郡人。……嘗徹舊宅,將新之。夜半,鄰近驚曰:「火且作。」視之,則有光發其楹下。或以告君,君卧自若,曰:「有是乎?」告者益衆,曰:「火且作三矣。」君徐起,祝曰:「吾及兒子幸爲儒,他日以是試之可也。」未幾,子由以對策言直,得賜第一人及第。君所對尤切,亦欲以冠特奏者,有不喜,曰:「少戆矣」,猶寘高等,時淳熙八年也。調永州祁陽縣主簿,簡易廉直,民愛敬之,辭監建康酒庫。……三子,子由長也,名由,為朝散大夫,試中書舍人,兼實錄院同修撰,兼侍講。”
    按:“曰:「火且作三矣。」”似乎可以改成:曰「火且作」三矣。

    《宋登科记考》1099
    【黄景祥】平江府人。由父。淳熙八年特奏名登进士第,授祁阳县主簿。宋洪迈《夷坚三志辛》卷八《临安雷声》。
    《宋代登科总录7》3822
    【黄景祥】平江府人。由父。淳熙八年特奏名登进士第,授祁阳县主簿。(下引《夷坚志》,略。)

    《宋代登科总录7》3758
    【黄由】字子由,号盘野居士。平江府长洲县人。淳熙八年进士第一人。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18:50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1-2-16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jzjjxy 于 2021-2-16 22:14 编辑
    shaoshi 发表于 2021-2-16 21:24
      “字景祥”根据《宋史翼》、《姑苏志》。“字鼎瑞,号成斋”根据行状。行状从另一角度写了《夷坚志》 ...


    《傳索》:“十二畫/黃/黃云:字鼎瑞,一字景祥,號成齋,吳郡人,由父。”

    那就这样,两个都保留吧。
    朱熹,字元晦,又字仲晦,号晦庵,晚称晦翁。
    仲晦是后改的。
    我觉得行状那个字,可能是后来起的。

    点评

    同意这个推断:初字景祥,后字鼎瑞。  发表于 2021-2-16 22:2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8 0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aoshi 于 2021-2-18 10:44 编辑
    张孝祥比洪迈小九岁,他写过两首诗《寄当涂王守叔坚》《次江州王知府叔坚韵》。
    张孝祥《寄当涂王守叔坚》,宋代有江南东路太平州当涂县,如果是当涂知县,似乎不应叫“守”。
    那么,当涂就是知某州王秬的家乡?


      《于湖集》卷10《次江州王知府叔堅韻》。《寄當塗王守叔堅》。

      假如这个王秬是磁州人王秬,“當塗”就不是他的家乡。“當塗”不知有没有可能有别的解释,例如“在旅行中”?或者王秬当时在当涂县?

      《全唐诗》“寄当涂”2见。李白有《寄当涂赵少府炎》,许浑有《寄当涂李远》。《全宋诗》有刘宰《代柬寄当涂大夫王去非》。


      你怎样理解“知府”?

    《汉语大词典》
        (1)途中。銀雀山漢墓竹簡《孫臏兵法·擒龐涓》:“南有宋,北有衛,當涂有市丘,是吾糧涂絕也。”宋蘇軾《甘露寺》詩:“我欲訪甘露,當途無閑官。”清孫枝蔚《九日入城飲周伯衡觀察寓齋》詩:“當塗誰下陳蕃榻,把卷如登杜甫堂。”


    点评

    这个帖子讨论的东西没用了,可以直接看22楼的结论。  发表于 2021-2-18 10:52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8 07:39 | 显示全部楼层
      附带一提,上次讨论过“四行”,现在看到这个“富春坊”诗的另一个版本,作“肆行”。录之以备考:

    子部,小說家類,雜事之屬,清波雜志,卷八
    成都富春坊羣倡所聚一夕遺火犂明有釘一牌大書絶句詩於其上夜來燒了富春坊可是天公忒肆行只恐夜深花睡去髙燒銀燭照紅粧乃伊洛名徳之後號道山公子者所作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8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aoshi 于 2021-2-18 12:41 编辑

      补充一点资料:王秬知太平州时,曾为张孝祥家建状元第。还有,张孝祥的卒年须注意,有宋人小传弄错。

        一点谈资:张孝祥家的池塘叫“禁蛙池”。他读书嫌青蛙吵,把砚丢进池塘,青蛙就不叫了,有人觉得很神奇。(我比较科学,怀疑砚里的墨汁可能有杀虫的成分。)


      《于湖集》(四庫本)附錄《宣城張氏信譜傳》:“公諱孝祥,字安國,學者稱為于湖先生。本貫和州烏江縣。唐司業張籍七世孫,秘閣修撰金國通問使邵之從子。父祁,任直秘閣、淮南轉運判官。紹興初年,金人逼和州,隨父渡江,居蕪湖昇仙橋西。……轉運公嘗面池築室為讀書所。池故多蛙,公以硯擲之,聲遂永息,人咸異之。旣貴,即以禁蛙名其池。……初,轉運公築歸去來堂,領太平州事王侯秬更為建狀元第。”

      方健《全宋诗辨证释例》:“(13)张孝祥卒年享年有误:卷2398张孝祥括注生卒年为1132~1170,误。今考张实卒于乾道五年(1169),享寿38岁,而小传误作六年(1170)卒,享年39岁。宛敏灏《张孝祥年谱》修订本、于北山《陆游年谱》、徐鹏《于湖居士文集·前言》(点校本)均定其卒年为1169年,是。今可从交游诗文中补考得三证:王十朋《梅溪集·悼张舍人安国》雍正本题注云:“己丑作”。王质《雪山集》卷5《于湖文集序》:“岁己丑……公没于当涂之芜湖。”己丑,即乾道五年(1169)。韩元吉《南涧甲乙稿》卷22《张氏墓志铭》云:安国妹张氏(1134~1172)嫁其兄韩元龙为继室时年24岁,“侍太夫人逾一纪而哭其兄”,则孝祥1169年卒时,其妹36岁,亦合。”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18:50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1-2-18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jzjjxy 于 2021-2-18 12:44 编辑
    shaoshi 发表于 2021-2-18 12:11
      补充一点资料:王秬知太平州时,曾为张孝祥家建状元第。还有,张孝祥的卒年须注意,有宋人小传弄错。

    ...

    这个资料证实了我的一个猜测。
    当涂属于太平州下辖县,但是,当涂的历史、名气,远大于太平州,太平州治所就在当涂县,因此张孝祥就用当涂来代指太平州。

    由于有人点支持,您的一个帖子上去了,我开始没看到。

    不建议网友用“支持”或“反对”功能,因为这又不是投票表决比人数,支持或者反对,对讨论问题没有意义,这一顶上去,把讨论问题的次序打乱了。

    --------------------------

    看来,两个王秬都做过大官,而且和洪迈都有交情。
    我打算等把全书过完一遍,再整理一下那个王秬。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18:50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1-2-18 13:00 | 显示全部楼层
    shaoshi 发表于 2021-2-18 07:39
      附带一提,上次讨论过“四行”,现在看到这个“富春坊”诗的另一个版本,作“肆行”。录之以备考:

    子 ...


    四、肆,含义应该一样。

    洪迈原文说是“都城富春坊”,但是它书都作“成都富春坊”,都城应该是指临安(比如《都城纪胜》)。临安没有娼伎**的富春坊。
    此处用都城,似觉不妥。

    点评

    “都城”、“成都”,有一个一定错了。你怎么知道“都城”一定错,临安一定没有富春坊?  发表于 2021-2-18 13:08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18:50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1-2-18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jzjjxy 于 2021-2-18 14:08 编辑
    shaoshi 发表于 2021-2-18 12:11
      补充一点资料:王秬知太平州时,曾为张孝祥家建状元第。还有,张孝祥的卒年须注意,有宋人小传弄错。

    ...

    [size=13.3333px]shaoshi
    [size=13.3333px]“都城”、“成都”,有一个一定错了。你怎么知道“都城”一定错,临安一定没有富春坊?  [color=#999999 !important]发表于 2021-2-18 13:08

    ================

    临安有富春坊(武林坊巷志提到过),但未见有娼伎、瓦舍相关的记载。如果有娼/伎/聚/集的话,不应该在野史、诗词中没有体现。
    今人对于杭州的城市布局、坊巷研究得很细了,再找资料看看。

    而成都富春坊,则有其他资料。

    清波杂志
    富春坊
    成都富春坊,群倡所聚。一夕,遗火。黎明,有钉一牌,大书绝句诗于其上:“夜来烧了富春坊,可是天公忒肆行。只恐夜深花睡去,高烧银烛照红妆。”乃伊洛名德之后,号道山公子者所作。又有小词一编,皆艳语。煇尝得其一启,乃代其弟上周彦约侍郎,其略云:“惟曾祖受三天子聘贤之礼数,在先朝为九老人受道之师承。继巢、由之高踪、辞夔、龙之盛举。惟君子之泽未斩,而圣人之道必传。”文采典重如此,岂可以一时谐谑之迹而加訾议。晏叔原著《乐府》,黄山谷为序,而其父客韩宫师玉汝曰:“愿郎君捐有余之才,崇未至之德。”前哲训迪后进,拳拳如此,为后进者得不服膺而书绅。贺方回、柳耆卿为文甚多,皆不传于世,独以乐章脍炙人口。大抵作文,岂可不谨。
    各种引书,都是按清波杂志作成都,好像没见过和夷坚志一样的

    钦定四库全书
    蜀中广记卷一百三
    (明)曹学佺 撰

    诗话记第三
    郑刚中镇蜀眷妓曰阎玉所居富春坊忽民间遗火郑公于火明中获一旗上有诗乃借东坡海棠为之云火星飞入富春坊天恣风流此夜狂只恐夜深花睡去高烧银烛照红妆公一见曰必道山公子也杨曼倩古今词语中亦有此诗出白獭髓。
    (2007年,成都市区考古发掘唐宋街坊遗址,地理位置与文献记载富春坊一致)
    补充,蜀中广记词条,来自宋·张仲文《白獭髓》(全宋笔记第八编第三册),作者是南宋晚期人。
    另外,在《白獭髓》还找到一条说,【语家口则曰“一 上竹下差  牙齿”】

    ==============

    关于 四行,我觉得水浒传这个可以参考——

    王婆道:大官人,你听我说:但凡捱光的,两个字最难,要五件事俱全,方才行得。第一件,潘安的貌;第二件,驴儿大的行货;第三件,要似邓通有钱;第四件,小就要棉里针忍耐;第五件,要闲工夫:——这五件,唤作‘潘、驴、邓、小、闲’。五件俱全,此事便获着。

    或许,与此类似,四行是风流场中某四样说法,有了这四样的,便可称为时髦、排场,风流魁首。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8 14:06 | 显示全部楼层
    sjzjjxy 发表于 2021-2-18 13:44
    shaoshi
    “都城”、“成都”,有一个一定错了。你怎么知道“都城”一定错,临安一定没有富春坊?  发表于  ...

      《蜀中广记》这一条用的是《说郛》的《白獭髓》。这一条与《清波杂志》所说吻合,还明言是郑刚中镇蜀时事,感觉可信。这个道山公子的诗可能是在暗讽蜀帅郑刚中。道山公子大概是《道山清话》的作者,《道山清话》的《四库提要》有讨论。

    說郛卷三十八上 元陶宗儀撰
    白獺髓 張仲文
    鄭剛中之鎮蜀也眷奴(妓)曰閻王(玉)所居曰富春坊忽民間遺火鄭公出鎮於火明中獲一旗上有詩乃借東城(坡)海棠詩為之云火星飛上富春坊天恣風流此夜狂只恐夜深花睡去髙焼銀燭照紅粧公一見曰必道山公子也楊曼倩古今詞話中亦有一詞

      成都富春坊,小说中说唐明皇去过。

    子部,雜家類,雜纂之屬,說郛,卷六十九上
    《上元節放燈舊記》稱唐明皇上元京師放燈燈甚盛葉法善奏曰成都燈亦盛遂引帝至成都市酒于富春坊。

      “四行”你一直认为是风流技巧,但是和评文学作品的“四行”统一不起来。我还是认为“四行”是classy。

    点评

    修正:《清波杂志》没提到郑刚中。火灾后写这种开玩笑的诗,其实不对。《白獺髓》可能为了添加故事的真实感而编造人名。  发表于 2021-2-18 17:25
    为什么我说是暗讽蜀帅郑刚中呢?郑刚中正事不做常逛妓院,“天恣风流”,而且他常逛的富春坊还发生火灾,他的管理有没有问题呢?  发表于 2021-2-18 14:58
    上面红字部分,另一个版本是【天恣风流此夜狂】,正是风流之义。  发表于 2021-2-18 14:10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07:02
  • 签到天数: 266 天

    [LV.8]以坛为家I

    发表于 2021-2-18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haoshi 于 2021-2-18 14:38 编辑
    shaoshi 发表于 2021-2-18 14:06
      《蜀中广记》这一条用的是《说郛》的《白獭髓》。这一条与《清波杂志》所说吻合,还明言是郑刚中镇蜀 ...


      这个富春坊诗在流传中出现了不同的版本,每个写故事的人都动笔改一下诗,A版本说“天公风流”,B版本说“天公四行”,不能由此证明“四行=风流”,因为是不同作者的用词。而且“天恣风流”并不是在说“天公风流”,而是说“天公任由人风流”。

    《汉语大词典》

        (2)听任;任凭。《战国策·赵策四》:“太后曰:‘诺。恣君之所使之。’” 《隋书·李密传》:“开仓恣民所取,老弱襁负,道路不绝。”唐韩愈《论捕贼行赏表》:“昔汉高祖出黄金四万斤与陈平,恣其所为。”清俞正燮《癸巳类稿·韩文靖公事辑》:“<熙载>蓄女乐四十余人,不加检束,恣妓出入,与宾客生旦聚杂。”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21-3-3 08:55
  • 签到天数: 503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21-2-18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sjzjjxy 发表于 2021-2-18 13:44
    shaoshi
    “都城”、“成都”,有一个一定错了。你怎么知道“都城”一定错,临安一定没有富春坊?  发表于  ...

    查了下汉大

    谓讲究排场。 元 赵明道 《紫花儿·名姬》曲:“忒旖旎,忒风流,忒四行,堪写在 宣和 图上。”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1-3-3 18:50
  • 签到天数: 151 天

    [LV.7]常住居民III

     楼主| 发表于 2021-2-18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jzjjxy 于 2021-2-18 17:00 编辑
    shaoshi 发表于 2021-2-18 14:30
      这个富春坊诗在流传中出现了不同的版本,每个写故事的人都动笔改一下诗,A版本说“天公风流”,B版本 ...

    火星飞入富春坊
    莫道天公不四行
    只恐夜深花睡去
    高烧银烛照红妆

    火星飞入富春坊
    天恣风流此夜狂
    只恐夜深花睡去
    高烧银烛照红妆

    诗句的不同版本,是在流传过程中,经过了再创作,而再创作,一般不会去改变诗句的原意。
    四句中,只有这一句不同。
    上一个已经锁住的主帖里,我已经列出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四行”例句,都跟烟花风月场有关。这在字典的解释中,并没有得到体现。
    其实,字典就是编纂者根据这几个例子而编写出来的,对那几个例句使用从场合的分析,要优先于字典,而不是拿字典来优于前者考虑。

    四行的例句就与烟花场所有关,这首诗的另一个版本,恰好也有“天恣风流”。

    其二、郑刚中治蜀,并无劣声,反而是颇有政绩,军政两方面都很不错,与宗泽,一西一北,齐名并论。
    后来秦桧想整他,指使人去弹劾他,列出一堆罪名,但并无因豢养娼伎、流连风月而耽误正事的罪名。如果有,秦桧岂能放过。
    因此,作诗讽刺郑刚中一说,似难成立。

    我觉得,这类玩笑诗词,什么时间、地点,可能只是讲故事的虚头儿(好多民间故事,安排在不同时代、不同人物身上,但是故事的核心不变),没有过多的深刻含义。

    ===============

    这首诗,其实就相当于古代的半黄段子,还不够真黄,但是显然是在拿烟花妓女风月场所开玩笑。
    【莫道天公不四行】和【天恣风流此夜狂】,说的是一个意思,就是老天爷也花花肠子,要看…………………………………………。


    我觉得您属于正人君子,所以理解这类半黄的段子,不如我这种歪人更准确。
    (这都是听德云社三俗段子的经验,今年春晚,岳云鹏就想往三俗方向引,不过他总算及时收住了,没敢太露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2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国学数典 ( 2006-2020 冀ICP备19008975号-2 )在线客服

    GMT+8, 2021-3-3 22:2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